2020年金融业的四个展望

发布时间:2019-12-20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2020年金融业的四个展望

本报记者 孙兆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站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点上,如何做好明年的经济工作十分重要。日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明确的2020年经济工作的思路和方向,在社会各界引起了强烈反响和共鸣。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2020年是“决胜之年”,三大目标将全面“收官”,稳住增长至为关键,预计逆周期调节政策将在经济环境不确定性中保持“确定性增长”。

“展望2020年,经济增速下行压力不减,而2020年是‘全面小康’宏伟目标的实现之年、‘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攻坚战’最后的攻关之年,因此,2020年决战决胜态势明显。”诸建芳说。

诸建芳表示,2020年,三大目标面临“收官”,在这些明确的政策目标面前,逆周期调节政策将不再如2019年一样更多受制于外部的压力变化,而是将围绕着明确的支点,进一步加力和聚焦。下一步,金融的稳定与开放也将成为基本面与资本市场的支撑因素,助力“决胜之年”。

今年以来,我国的金融开放不断加快,债券、股票、外汇、直接融资等市场均加速放开。

7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宣布进一步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的11条措施,其中部分措施提前至2020年实施,这也为我国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对外开放创造了新的机会。此外,高质量发展,先进制造业、新兴产业的高速发展仍将继续引领经济“再平衡”。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要加快金融体制改革,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健全退出机制,稳步推进创业板和新三板改革,引导大银行服务重心下沉,推动中小银行聚焦主责主业,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引导保险公司回归保障功能。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金融有一个整体的、较高的评价,我国金融体系总体健康,具备化解各类风险的能力。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压实各方责任。

自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论坛中强调金融业对外开放以来,针对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政策时常出现。2019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提出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强调,根据国际经济金融发展形势变化和我国发展战略需求,研究推进新的改革开放举措。

此外,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也在不断出台。针对金融机构,取消QFII和RQFII投资额度限制,取消单家中资银行和单家外资银行对中资商业银行的持股比例上限等,允许外资机构在华开展信用评级,对证券公司、基金公司、期货公司等机构的外资持股比例作出修改安排。

今年以来,金融市场除MSCI纳入A股之外,国际主要指数纳入A股的步伐加快,已相继纳入富时罗素、标普道琼斯等指数。2019年4月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债券指数。

诸建芳表示,上述一系列的开放措施也都取得了显著效果。外资银行总资产规模持续上升,目前已有4.37万亿元,新设立外资或合资金融机构不断涌现。人民币国际化程度有所加强,中国央行已累计与40余家境外央行签订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直接参与者超过了40家,间接参与者为745家。2019年前5个月,人民币跨境实际收付金额达到7.8万亿元,约占同期本外币跨境首付总额的36%。金融市场跨境资金呈现持续净流入态势,吸引外资能力明显增强。

而对于未来趋势,诸建芳表示,第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将继续。预计将丰富外汇市场投资者结构,提升人民币汇率弹性和灵活性。同时,人民币国际化将更好地与“一带一路”倡议相结合,围绕中国“走出去”企业的实际需求,通过贸易、投资和金融交易“三驾马车”进一步推动国际化进程。

第二,继续完善针对外资金融机构准入安排。预计将继续放宽国外资本准入和经营范围限制,建立完善负面清单制度,放宽外资在我国金融机构设立要求、持股比例、业务范围等方面限制。

第三,金融业开放的同时需要合理的制度作为保障。如果金融基础制度不完善,会降低对海外金融市场和机构参与者的吸引程度,造成负向循环。当前,我国金融体系仍面临交易成本过高、产权保护和信息透明度不足等问题,需要进一步实施制度层面改革。

第四,金融开放的同时需要完善对金融风险的监管措施。金融开放会出现跨市场、跨地域、跨国界的资本流动,会产生很多金融创新,容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从而对实体经济造成冲击。“因此,监管层面需要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完善支付、托管、清算、金融统计等金融基础设施建设。”诸建芳说。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