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国大数据应用年会“大数据主管对话”

发布时间:2020-01-14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2020中国大数据应用年会“大数据主管对话”

2020年1月9日,2020中国大数据应用年会暨中国电子商会大数据委员会成立大会在京成功召开。“大数据主管对话”环节将2020中国大数据应用年会推向高潮。对话主持人是中国电子商会大数据委员会秘书长、赛智时代CEO、赛智产业研究院院长赵刚,对话嘉宾分别是:贵州省大数据发展管理局办公室主任兼产业融合处处长焦德禄,北京市东城区网格化服务管理中心副主任高建武,沧州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沧州市大数据管理办公室主任刘博胜。

对话中,三位大数据主管围绕在产业发展过程中取得哪些成绩,有哪些经验,遇到什么困难,怎么解决的以及未来有什么计划进行了深度分享,下面是对话实录:

主持人赵刚:首先进入第一个环节,请各位政府主管的领导们,谈一谈你们大数据发展过程中取得了哪些成绩和经验?首先要请焦处,我们想听听焦处长分享一下贵州省在大数据应用领域的经验,尤其是“一云一网一平台”这类优秀的应用。

焦德禄:谢谢赵总,谈经验,我不敢说有什么经验,贵州省是全国乃至全世界大数据方兴未艾的启蒙之初,率先在全省的层面上推动大数据的发展,第一个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在贵州建设。我们的主要包括大数据七项试验,分别为数据中心整合利用试验、数据资源共享开放试验、大数据创新应用试验、大数据国内外交流合作试验、大数据制度创新试验、大数据产业试验、大数据资源流通与交易试验。七项试验作为抓大数据贵州技术转型的需要,同时也是积极主动的为国家扛起了先行先试探索经验的责任。

成绩不敢讲,我们全国第一个大数据产业集聚区,还有七八个试点示范市,我们贵州是经济发展比较后发的一个地区,信息化的水平起步也比较晚,我们只是去做了一些自己的探索。要讲现在的发展水平,还要有一些很多好的做法,要向我们在座的各位、发达省市,包括北京、天津这些地方学习,谢谢!

而“一云一网一平台”中的“一云”,面向全省各级各类政务数据和应用提供统一的云服务;“一网”,政务网全部连到村一级,支持一网通办;“一平台”是政务服务平台和数据调度共享平台。

主持人赵刚:谢谢焦处,给我们分享了贵州省推进政府数据共享方面的想法和做法,实实在在把这个工作做到了实处,这也受到了国务院的表扬。我们下一个问题想问高主任,您刚才介绍了很多网格化管理取得的成绩,全国很多地方都来学东城的网格化模式,你给各地讲的时候网格化究竟怎么做?

高建武:第一是四个中心,一是数据运用中心,二是指挥调度中心,三是智慧服务中心,四是决策评价中心。第二是现代的通讯系统,包括有线、无线,还有咱们的手机研发,政府使用手机工作,东城开的是先例。第三块就是计算机的算力。第四是我们平台搭建,我们平台架构的形成。第五是理念的创新。

我们还有一个基础,城市管理、社会治理10+X,为民服务的3099项全都放到服务器里面。人和环境发生关系构成事件,每一个事件都成了我们的信息源,包括基础数据,动态数据和问题数据。每年将汇聚60万个数据,每天形成10个报告。

主持人赵刚:高主任,我有个疑问,就是这些分布式的网格采集的指定数据,是如何通过互联网获取的?

高建武:现在就是抓取,包括12345平台也是抓取。北京城防卫也是抓取。

赵刚:刘秘书长,您来分享一下我们沧州在大数据领域的经验?

刘博胜:在沧州大数据管理过程中也有很多错误,我接手之后第一项工作就是体制创新,体制创新可以给地方工作很大的推进。第二项工作是机制,沧州之前有20多个专网,沧州比贵州还多,沧州市县之间47个专网,一共60多个专网。于是起草了一个信息管理办法,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八个部门共同推动,这样的话真正可行落地。因此,机制创新,信息化管理办法不断完善。第三个是工作统筹规划。编制了统筹推进信息化建设的意见,系统的推动。

经过一年多真正的建设,我们谋划的十个亿的基础设施,包含云、网、数、安、图、平台、一网一格、一个APP等十个基础设施。当前,我们建设了统一的政务云,并在市建立电子政务外网,今年将推进县级。还建设了数据中心、新的电子证照、房屋数据库等,并去往银川、贵州、杭州多地考察,并着手推进智慧医疗等项目。贵州和东城区一直是我们要学习的,回头欢迎各位给我们指导。

主持人赵刚:刘秘书长也是滔滔不绝,基本上回答了三个问题。我细想了一下,三位主管领导谈了三个方面的经验。贵州省因为做应用的探索,他提出一个基本的,要做好大数据应用,抓好一个基本原则,在这个基础上不断做模式的创新;东城的经验是在说大数据不仅仅是一项技术,而是业务,创新和技术的一种融合创新,才能够真正把大数据应用做好;而沧州谈到的经验是什么?我们首先抓好机制的创新,如果解决不了机制,很多推动起来非常困难。作为大数据一把手,抓好工作首先是机制创新的问题,所以大家很多信息化,都需要大数据来做一下备案、审批,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机制。

我就想问焦处和高主任,我们知道抓大数据特别难,最主要的难点,数据是从各个业务部门产生的,很多数据本身放在各个业务部门,作为大数据一个管理部门,我想你们俩的观点肯定是不一样的。焦处您是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的?

焦德禄:一是我们聚通用也是在不断完善的过程中,2014年的时候提“聚”,那时候“聚”是比较简单粗暴的,在一个数据阶段。后面我们用通的方式让它“聚”,各部门全都迁到这个系统来,技术的方式全部连在一起,通过“通”的方式实现“聚”。

二是全部数据由大数据局来统筹,财务由大数据局来统一,原来提出需求的部门共同组织建设,共同验收,这在全国省级层面统建的事情我们在探索,不一定是在全国都是对的。还有贵阳市也在统,把省级统起来了。

主持人赵刚:各部门会不会有很大的情绪,已经被一纸文件统了过来?

焦德禄:刚开始各部门的信息中心主任或者领导肯定有抵触的,但是我们为了调动他的积极性,他参与建设和管理提需求,像大的部门主动交给招商局统筹。现在大家改变了,通是必然,大数据这种数据的流动是必然的,部门逐渐接受。

主持人赵刚:谢谢焦处,我问一下高主任,东城区网格化管理模式一直跑在全国前面,这样跑压力很大,你感觉大数据促进网格化方面遇到那些挑战,你们怎么始终保持领先呢?

高建武:确实挑战现实存在,我们领导跟我说,因为我是做基础和创新,我承担这个工作。说你千万不要当烈士,可以当先驱。怎么办呢?我就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更新观念,不断的总结经验。比如说我们做信息化项目的思路到底是什么?我们一直在说,问题导向,实际上又错了,我总结的叫目标导向、问题导向、应用导向、结果导向,四个维度综合考虑,最后干适度的活。新一代网格模式,2020年1月2日科技部发布的重大专项有一条就是我写的,新一代网格模式平台搭建与示范应用。24日之前交的,我现在也不保密,谁想干都行,这叫一,求得上级的支持。由于是重大专项试点,允许试错,我就不当烈士,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要有策略,我先小众,比如说做的网格诊断与监控预警,我就要了80万,跟邬贺铨院士等用了80万块钱做出来了。比如说我们还做了一个大数据项目,这个叫各中心的网格中心能力测评体系,也做完了,但是现在还没用,准备用在2020年重大专项上。我就说这么多,谢谢!

主持人赵刚:第二个话题,我们大家谈了一下各自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都是有智慧解决它的,发展当中,融合发展,才能真正实现数据促进数字化的一个转型。

我们下面进入第三个环节,先想请一下沧州的刘秘书长,您一直谈信息化的应用,在大数据应用的过程中,在沧州市有些什么样的规划?拿出几个亿建设我们的数字沧州、智慧沧州,包括数据沧州,也给我们很多企业提供市场的机会?

刘博胜:我们沧州有个观点,土地的财政早晚会被数据财政取代。数据跟石油一样,分散在各个部门。真正的应用,沧州也探索了几个。我们到上海浦东考察,上海浦东管委会跟我们说我们上海浦东项目中心是失败的项目,有什么好学习的。我们去了一看,一年的交换量是7000多万次。我问政府的人员说一天20多万次什么概念,老百姓少跑腿,少提材料是20万次。

我从上海回来之后,加了几个应用,一个是用工实名制。还有一个小升初。还有一个,我们不动产登记,省国土厅的厅长专门督察沧州,其他市一千万的项目,我们沧州审批了八十万,就担心完不成这个任务。

主持人赵刚:八十万怎么干?

刘博胜:我们去年三月份全省第一个完成的,也是对接了国家部委的信息系统,通过网上不动产登记实现了。为什么实现呢?我们十个“一”基础设施,云网数安图都是基础设施,工程建设项目改革,也是克强总理亲自抓的。云网数安图都是建的,沧州我们批了80万,而且是全省第一家实现的。

主持人赵刚:基础上更多的是应用。

刘博胜:包括公安,公安的市厅专网和我们政法专网合二为一了。应用是东城区走在全国的前列,以用促建,这是大数据也好,信息化也好,电子政务也好,是一个前景,没有应用,建起来是浪费。

主持人赵刚:下面我们请高主任分享一下,您提出来的新一代网格化模式,我还没有仔细的理解,我想几个关键词谈一下,什么是新一代网格化管理模式,来跟各位介绍一下。

高建武:新一代网格模式是在大数据背景下搭建,在新的维度下,我们973重大专项,它是这样,地球剖分理论形成的编码将过去的顺序编码变成有时空意义的编码,同时是立体码。而且这个码具有运算的优势,在某地进行测试时,我们的海军计算同一个项目,用了163秒,它只用了3秒就计算完毕,这是第一。

第二,过去平台叫系统平台,没有数据中台和业务中台,因此我想把它做出来。最主要的创新点在这儿。

再一个,2014年我们做网格模式,2008年美军做成了栅格系统,美国就是用栅格系统的方式打击了伊拉克的官员,我就这么简单解释。我现在联合12个城市,60个公司在做这件事。

主持人赵刚:我觉得新一代大数据是核心,因为始终强调在数据。最后请焦处谈一下,贵州省大数据综合试验区,一直在做各项创新实验,2020年,这个节点基本上试验区的试验得到了成功的应用和验证。下一步大数据应用方面还有哪些设想,开启大数据发展新的阶段呢?

焦德禄:我们一方面这个试验区很快就五年了,我们五年总结一下,为国家做探索,争取在七个方面都有阶段性成果,给国家提出,能不能下一轮当中建综合的大数据示范区。

第二个,2020年,刚刚跟大家谈的更多是政府数据共享开放的事情。我们讲,政府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和资源,在四中全会里面已经提到了,就是资本、土地、技术支持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参与生产要素。我们紧紧抓住这一点,把数据作为一种资源,从政府的角度把资源开放出来,企业的角度聚起来,让这个数据真正产生共赢的效应。一是数字产业化,二是产业数字化,就是推动大数据与实体经济融合。一产二产三产分别抓一些标杆项目和示范项目的方式,通过一些引导资金,通过我们建的大数据融合的评估体系进行引导。我们作为省级第一个建这个评估体系,也争取做一个这方面的标准。抓产业数字化方面,我们抓万企融合。抓自己的数字化产业,就是产业相关的大数据产业,我们也进行了一些辅导。抓政府数据这块,我们马上就要发布贵州大数据开放,在这里面,我们想在开发方面有些突破。贵州作为国家公共数据开放的一个试点省,我们准备把政府数据探索和企业怎么让它发挥更大的价值,这是这个方面。

云网平台方面,我们继续的把“一云一网一平台”建成政府数据设施,我们昨天到国家发改委,提出来这个中心,不仅仅是硬件的基础设施,更是一个算力,更是一个国家战略。

主持人赵刚:焦处贡献了非常多的干货,我们可以看到,贵州省领导大数据发展的理念和思路上依然十分领先,必然推动大数据进一步发展。焦处说了,政府数据这点催化剂加到社会大燃料仓里头,大数据燃料真正释放起来。我们政府领导在大数据领域非常专业,不比我们大数据专家们欠缺到哪里。非常感谢三位领导的对话,我们了解到了北京、贵州、河北沧州这些大数据的成果和经验,以及问题和他们的解决思路。在各位的推动下,大数据产业必定会欣欣向荣。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