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年前的今天,打响全面抗战第一枪的二十九军,有着怎样的传奇?

发布时间:2020-07-08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83年前的今天,打响全面抗战第一枪的二十九军,有着怎样的传奇?

珍爱和平,勿忘国耻,1937年7月7日,驻扎在丰台的日军以军事演习为借口,声称有一名日军在演戏时失踪,要求进入北平西南的宛平县城进行搜查。

当时驻守在宛平县城的中国守军第二十九军官兵拒绝了日本这一无理请求,随后蓄谋已久的日军开始向中国守军开火,二十九军官兵随即向日军还击,打响全面抗战第一枪,是为卢沟桥事变。

其实在卢沟桥事变前夕,二十九军的处境已经很艰难,日本在九一八事变后逐步将势力拓展到京津冀,虽然二十九军控制着北京,但是除了西部以外基本已经被日军控制,侵略华北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九一八事变后全国已经陷入对日恐慌之中,在卢沟桥事变后,全国舆论各界为之哗然,尤其是精英层面,诸如陈寅恪这样不关心政治的人在谈及此事时都表示:“中国之人,下愚而上诈。此次事变,结果必为屈服。华北与中央皆无志抵抗。且抵抗必亡国,屈服为上策。保全华南,悉心备战;将来或可逐渐恢复,至少中国尚可偏安苟存。一战则全局覆没,而中国永亡矣。”

可以说,在这样的抗战环境下,东北军曾经拥有三十万军队却未敢抵抗,二十九军究竟是一支怎样的部队?拥有怎样的实力,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愤然还击日本,打响中国全面抗战第一枪?

二十九军绝非一个军的番号,但是也绝非像东北军那样拥有几十万人军队的军阀,往前追溯的话,二十九军实际脱胎于西北军。

1928年张学良改旗易帜后,国民党完成全国形式上的统一,然而战争却并没有结束,国民党内部之间的新军阀混战反而越演越烈,在北方主要以冯玉祥的西北军与阎锡山的晋绥军实力最为强大。

1930年冯玉祥联合阎锡山与蒋介石为首的中央军发动军事战争,由于战场主要发生在中原,因此又被称为中原大战,在中央军与闫冯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蒋介石拉拢张学良入关武装调停,使得阎锡山与冯玉祥大败。

为了彻底瓦解冯玉祥的西北军,蒋介石通过各种手段使得西北军骨干将领先后脱离西北军,在冯玉祥下野后,1930年9月只剩下残部六七万人在宋哲元、张自忠等将领退入山西,成为一只没有根据地,没有番号,没有军饷的部队。

当时黄河以北的事物为张学良所管,在1931年初张学良将这支军队改编为东北边防军第三军,六月份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并且给了五十万的安置费,就让这支军队自生自灭了。

然而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从关外全部撤入关内,张学良想起了宋哲元的二十九军,在1932年命令二十九军开往察哈尔(民国时期的一个省级行政单位)抵挡日军的进攻。

过了两年寄人篱下的生活,二十九军的境况十分糟糕,据说在开往察哈尔的路上,二十九都不敢白天行军,穿得破破烂烂的二十九军官军十分害怕被人当做土匪或者流寇,只能在夜晚急行军。

开赴察哈尔不久后,长城抗战爆发,在所有抗日的军队中,二十九军装备最差,几万人的军队只有10余门火炮,几百挺重机枪,但是二十九军却是作战最勇猛的一支,由于弹药匮乏,二十九军将士几乎人手一把镔铁大刀。

在喜峰口战斗中,二十九军与日军展开殊死搏斗,始终没能让日军突破防线,日本《朝日新闻》评论道:“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

二十九军也因此名声在外,成为民间抗日呼声最高的军队,尽管长城抗战最终以失败而告终,蒋介石对日采取妥协政策,何应钦担任北平军分委员长后与日本签订《塘沽协议》更是媚日。

然而以事实来说,二十九军实际上成为国民政府妥协的最大受益者,在1935年6月国民政府与日本签订《何梅协定》,将国民党中央军及东北军从平津及河北一带退出,建立一个没有中日无军事区域的缓冲地带。

二十九军原本与中央军及东北军之间的关系就很复杂,因此宋哲元在接收了其他大量抗日军事武装后,成为华北地区力量最强的一支军队。

当时的二十九军经过不断扩充,不但装备进行了更新,人数也多达十多万,并且拥有很大的自治权,甚至并不接受国民政府的领导。

1936年冬天,日本华北驻军举行军事演习向二十九军示威恫吓,宋哲元也不惯日本人毛病,集结了五万精锐进行针锋相对的演习,双方之间剑拔弩张。

由于二十九军与日军军事对峙长达两年,因此,对于日军在华北频繁增兵行为没有起到重视,认为日本人不过是为了进行更大强度的军事演习。

实际上当时的二十九军上上下下对日本是放松了警惕,更是由于在舆论的支持下,二十九军似乎对自己的实力有着过高的估计,认为日本并不敢公然对华北侵略,宋哲元曾经表示"日本还不至于对中国发动全面战争,只要我们表示一些让步,局部解决仍有可能"。

正是这种错误的估计,在宋哲元在山东老家养病期间,日本人已经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当日军不断挑衅时,二十九军大体上保持了克制,但是最终在日军的炮火轰击下,二十九军司令部下令前线官兵应与卢沟桥共存亡,对日本发起反击。

二十九军的强力反击态势,让日本发现仅仅依靠在华北的军队无法完成彻底击败二十九军,因此明面与二十九军进行和谈,而暗地里加强对华北增援部队。

宋哲元当时寄希望于依靠外交手段解决该次冲突,还与日方签订了停战协定,但是正是在停战协定期间,日军增援部队逐渐占据对北京包围的有利地位。

当时蒋介石准备派遣中央军北上支援二十九军时,却遭到二十九军高层的一致拒绝,他们认为中央军可能是来抢地盘的。

等到七月底的时候,日本在华北总兵力已经不下十几万人,日军驻中国司令官向宋哲元发送通牒,要求二十九军撤出北京,在28日,日军发动全线进攻,二十九军在极为不利的情况下与日军展开殊死激战,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与师长赵登禹阵亡,二十九军防线有被拦腰砍断的风险。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央军还未能北上,二十九军势单力薄,只能听从蒋介石安排,撤出北平,当时很多学生眼含热泪看着二十九军撤离北京。

舆论对丢失平津无法释怀,很多人将矛头对准宋哲元,宋哲元也认为难辞其咎,时刻担心受到蒋介石的清算。

令宋哲元没有想到的是,蒋介石非但没有指责宋哲元,反而对二十九军勇敢抗战的精神表示慰勉,二十九军被扩编为第一集团军,二十九军原来的四个师被扩编为三个军,驻守津浦路沿线。

当然,蒋介石也希望借机来控制这支军队,先后将刘汝明的六十八军和张自忠的五十九军调走,宋哲元则被调到第一战区担任副司令长官,两年后郁郁而终,但是蒋介石最后对宋哲元还算不错,追授其为一级上将,并且送挽联:“砥柱峙中流,终仗威棱慑骄虏;星芒寒五丈,不堪珍瘁恸元良。”

相比于同样出身于西北军的韩复榘,在放弃山东后,在军事会议上直接被蒋介石“法办”的情况来说,对于二十九军曾经打响卢沟桥抗战第一枪的行为还是很赞赏的。

知耻后勇的刘汝明和张自忠率领部队参加了徐州会战,也算打出了曾经二十九军的威风,但是在张自忠枣宜会战中壮烈牺牲,这支军队元气大伤,再加上并非中央军嫡系,逐渐沦为抗战中的二流部队。

脱胎于西北军的二十九军高层宋哲元等人在面对日寇入侵时,内心是极为矛盾的,一方面是对蒋介石政府的不信任,一方面被日本带来的假和平所蒙蔽,但是无论怎样说,在明知打不过的情况下,还能勇敢的打出全面抗战第一枪,就冲这一点,二十九军就是好样的。

尤其二十九军建军伊始,宋哲元就明确提出“不打内战,枪口对外”,为二十九军抗战注入灵魂。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