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声音

发布时间:2020-09-16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好声音

短剧制作的过程相对短,能够把精力集中在创作之中,让每一集的故事都能够得到充分的呈现,甚至每一个局部、每一个场景都能够得到很好的展开,让人物性格得到充分的展现。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评论暑假悬疑短剧的流行热潮时说

针对我国歌剧音乐创作的历史与现状,最好是“增强补弱”,即在发扬注重优美旋律这一传统优势基础上,增强宣叙调、重唱、合唱和乐队的戏剧性表现力;而不是“削强就弱”,即宣叙调、重唱、合唱和乐队戏剧性表现力很弱的弊端没有得到切实解决,又把优美旋律的固有优势丢掉了。

——音乐学家、评论家居其宏反思当前歌剧音乐创作

当代艺术类高校将跨学科知识的传授和艺术创新能力的培养放在了首位,仅仅传授知识技能已经显得落后,往往需要向复合型、创新型靠拢。对于木偶皮影艺术来说,木偶艺术的传承与发展不是盲目摸索,创新活力也不是简单地重复传统,而是定位在“活态传承”基础上的传承与创新。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黄暾炜在谈及中国高校木偶皮影艺术人才培养时指出

科幻是对人的生存状态的文学性描述,特别是对人在未来或者地球之外的、超越现实时空的生存状不锈钢焊管态的描述。科幻有一个特点,就是把现实中的人放到非现实的环境中。人们总认为科幻描写未来,就是在描写未来的人,描写在遥远太空中的人,就是太空人。其实并非如此,科幻描写的是现实中的人。

——作家刘慈欣谈科幻文学和未来

不要把“艺术源于生活”这一理念简单化、概念化,这里其实蕴含着深刻的艺术哲学。如果能够把“生活”这一概念延伸,那么生活和艺术本身就是一种天然的关系,关键是看你怎么理解生活。

——中国舞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罗斌谈生活是舞蹈创作的第一步

小说是活着的历史。当我们在探究、回忆、追溯一段历史的时候,历史学家告诉我们的历史,往往是规律、事实和证据,但那一段历史当中的人以及人的生活往往是缺席的。小说的存在其实是为了保存历史中最生动、最有血肉的那段生活以及生活中的细节。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谢有顺谈小说和历史

文创工作是博物馆整体工作的一部分,配合展览,服务观众,以藏品研究为基础,以文化宣传和教育为目的。文创往往是博物馆综合实力和影响力的表现形式之一,体现了博物馆各环节工作的配合度。如果一家博物馆藏品匮乏,科研力量不足,展览反响平淡,文创也很难一枝独秀,有大的发展。

——故宫出版社总编辑、北京故宫文化传播公司总经理刘辉对博物馆文创的思考

(韩一整理)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