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顶流”全民娱乐时代:小众文化大众引爆

发布时间:2020-09-26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脱口秀“顶流”全民娱乐时代:小众文化 大众引爆

人人都爱脱口秀。

《吐槽大会》收视率达到6.2亿,创下收视率新高。第三季《脱口秀大会》收视率再次逆袭,在网友追剧般的围观下,黑马频出,爆点密集,被网友调侃为“热搜”体质。

流量娱乐时代,综艺五花八门,真人秀层出不穷,脱口秀大有C位出道趋势。都说移动互联网快节奏,乱花渐欲迷人眼,脱口秀撩动都市男女心。快节奏高压力让人们迫切放下包裹,接过语言包袱,脱口秀成了现代人的解压神器。

1.

娱乐是一个时代精神文化的风向标。

狗血剧情电视剧一部接一部,引得年轻人吐槽满屏飞。脱离生活的人物,夸张式的剧情,俗套的电视屏无法安抚社畜们一天工作后的神经中枢。网络段子满天飞,转发复制的调侃声不绝,在娱乐吃瓜时代,脱口秀这种人格化加工的现实演绎才能炸翻全场。

“我租了一个15平的房子,15平什么概念,没有概念,这么大的房子装不下概念!”

“所有人都看到了我,却不知道我是谁,这就是我的人设。”

“好看不好看,百分之九十在于脸,秋裤你再怎么穿,它不挡脸。”

《脱口秀大会》上的经典段子引爆满屏弹幕,原汁原味的生活体验与语言包袱,吐露了现代人在真实世界的尴尬境遇和精神困惑。

故事不够,吐槽来凑。在自称“社畜,民工”的大娱乐时代,普通人的生存艰辛生长在鲜活的段子里。正所谓,喜剧的内核是悲剧。

那些引发爆笑的段子,带着满满的市井烟火气,表层是好笑和情绪释放,里子是生活的不易和各种无法把控的意外。每个令人笑出泪花的段子都是生活留在我们身体里的记忆。

脱口秀大会领笑员大张伟说,脱口秀是在伤疤里长出花来,笑声最大的观众往往是在生活里品尝到泪水的。

来源于生活的表达提炼和精神沉淀才是脱口秀戳中大众笑点的核心。李诞在第二季脱口秀大会里评价思文的表演时说到:喜剧不是残酷的,生活是残酷的,喜剧只不过是帮你展示这种残酷。正如这一季的slogan:“用笑点暴击痛点,用幽默跟生活和解。”

一语道破现代人的精神主张:用笑点安抚痛点,幽默解脱自我。正如脱口秀大会领笑员大张伟杨天真所说,脱口秀能治愈现代人在生活中受过的伤。

2.

吐槽是一种态度,自黑是一种艺术。

快节奏的时代,焦虑情绪随之涌来,成长于互联网时代的青年一代用自嘲自黑抵御职场发展和人际压力。互联网的广阔链接激发了年轻群体的创作活力,他们对吐槽艺术的运用如鱼得水,炉火纯青。

有人将年轻人对脱口秀的喜爱归于,都市压力下的年轻人渴望交流和互动,更期待听到意见领袖说出他们的心声。比起其他娱乐方式,脱口秀的内容更有贴近性和大众性,把平民娱乐的特性发挥到极致。

年轻一代借着调侃和吐槽,表达对现实的嘲讽和戏谑,这是他们对时代不愿妥协的姿态。

徐峥在第三季脱口秀大会总决赛现场点评王冕的音乐脱口秀时称,看似是借用乐器表达,其实内容上很有节奏和结构,是作者对个人现实境遇的发泄。

在网络上引发争议的脱口秀演员杨笠,在脱口秀创作上则是有鲜明的性别特质。在几期受到观众好评的节目中,她讽刺了大男子主义和男权文化的盛行。罗永浩点评说,她其实把现场所有男人都骂了,但所有人都觉得跟他没关系。

在一期不锈钢管讽刺男人自大的主题脱口秀上,杨笠说:“男人实在是太美好,我单身不是因为看不上男人,反而是因为男人太好了,以至于不知道如何从优秀的他们中选出一个”。

“温柔一刀”式的反讽风格开炸全场,观众瞬间被点燃。在脱口秀舞台,鲜少有女性表演者触及此类敏感话题,在爆场的同时,杨笠也因此招致一些争议声音。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脱口秀创业者选择进行价值观输出的表达。这也是脱口秀受到年轻人追捧的原因,创作者和收看者在价值主观和思想认知上达成了共振。对于受众而言,脱口秀不仅是休闲娱乐,也是一种精神按摩。

3.

时代在前进,娱乐在升级。

从《实话实说》、 《今晚80后脱口秀》、《吐槽大会》到《脱口秀大会》,脱口秀在电视屏幕上进行了多次演变和迭代。从主持人的自我调侃开场到综艺流量明星互相吐槽,全民综艺时代,脱口秀成为中国青年娱乐新风尚。

娱乐背后是文化的变迁和国民精神的投射。

精英式表达走向平民式表达,语言的表达范式也在持续迭代。脱口秀是网络草根文化的象征,亦是全民表达的载体。但比起西方脱口秀的源远流长,在网络播放量过亿的《脱口秀大会》在我国依旧是小众文化。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作为线下脱口秀元老级人物,周奇墨坦承,最期待的是脱口秀能成为大众娱乐。当更多的人可以将脱口秀展现自如,不仅是在拓展喜剧的边界,也是在呈现大众文化表达的更多可能性。

脱口秀需要更多善于提炼生活和表达艺术的李诞,王建国和李雪琴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