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冠》票房破亿,提前“抢跑”国庆档能否打破体育片纪录?

发布时间:2020-09-27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夺冠》票房破亿,提前“抢跑”国庆档能否打破体育片纪录?

文 | 何西窗

时隔九个月,电影市场终于见到了“2020年春节档撤档种子队”中的头排兵《夺冠》,在票房上也有望创造历史。

现在《夺冠》的情况也没有让人失望。电影于9月25日正式上映(当天下午18时正式发放第一阶段密钥),在没有电影点映、不计入午夜场票房也不是全天放映的情况下,电影首映日票房达到5451.63万。截止写稿时间,猫眼数据显示,该片排片占比达到53.9%,场次达到15.7万,累计票房达到1.25亿,完成市场领跑。

同时,电影口碑也迅速溢出,目前电影猫眼评分9.2分,淘票票评分9.1分,豆瓣开分7.4分,同时#夺冠票房破亿##朱婷演技#等话题也登上微博热搜,虽然没有《八佰》上映时声势浩大,但是电影口碑与热度还在持续发酵中。

离国庆档还有4天,《夺冠》作为提前起跑的“错峰选手”,前期积累的票房优势能否支撑着它在国庆档鏖战里获得生机?答案依旧充满未知。今年国庆档涵盖了小档期中秋档,10月1日当天票房预售达到9473万,《我和我的家乡》《姜子牙》等影片来势汹汹。

这仿佛是一场赌局,《夺冠》作为春节档撤档后首部回归影院的作品,是电影的提档策略生效,打破国庆档前的冷淡市场,并实现长线放映,还是国庆档成为“黑洞”,吞并一切热度。所有人都在等待结果揭晓。

中国女排+陈可辛,“女排精神”能创造体育片新高吗?

早在《夺冠》定档2020年春节档的时候,就有人发出疑问,以中国女排40年发展历程为核心的《夺冠》,即便有“中国女排”这样富有时代精神与象征意义的超级IP,也有陈可辛这样擅长把控时代进程与个体命运之间叙事的导演,但冷门的体育题材能否成功撬动市场?

这个疑问是有一定合理性的。今年春节档大片扎推的情况下,《夺冠》就显示出了一定的弱势。1月18日春节档7部电影同时开启预售,开启后17个小时预售票房便突破1亿大关,而这其中《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热度一骑绝尘,独自占领第一梯队,而《姜子牙》《囧妈》则成为第二梯队,彼时的《夺冠》与《紧急救援》一起被划分为第三梯队。而弱势存在的原因,电影题材带来的影响不言而喻。

当《夺冠》宣布定档国庆档,这个弱势依旧存在。同样从春节档撤档回归影院的动画IP电影《姜子牙》瞄准国庆档之后热度一路飙升,带着光线传媒的股价节节攀涨,相较而言,《夺冠》就显得有些低调。同时,前狼后虎,《姜子牙》热度独霸一方,新片《我和我的家乡》《一点就到家》也在分夺票房空间。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夺冠》选择提前一周上映,不失为一个良策。只是即便提档,最核心的顾虑依旧存在,国内电影市场到底愿意给一部IP体育片多少空间?

一方面,《夺冠》确实凭借电影中横跨40年的中国女排故事引起了一代人的集体回忆。中国女排20世纪70、80年代的刻骨辉煌与21世纪的青黄不接、重装待发,两个时代相互碰撞,女排精神从国家集体到个人,中间穿插着郎平与陈忠和二人的个人价值成长与友情、中国女排从盛到衰再返高峰的发展轨迹。电影能够迅速引起观众的情绪共鸣,并将这种共鸣融合成一种家国情怀与民族自豪感。

另一方面,《夺冠》作为一部体育题材电影,以最贴近大众的视角还原了中国女排背后的艰难训练与“中日大战”“和平大战”“中巴大战”等关键赛事,片中女排选手大部分是女排选手真人本色出演,片中里约奥运会夺冠12人中,朱婷、徐云丽、张常宁、惠若琪、丁霞等10位选手本色出演,郎平的女儿白浪,则饰演了年轻时期的郎平。即便此前不了解排球运动的人,也能从这部电影中无障碍的感受到这项运动的热血与激昂,并为之振奋。

内地导演黄建新曾评价陈可辛,“别人北上是拿你的投资去拍港片,陈可辛来直接是拍的内地片,讲内地的事儿。”从《中国合伙人》《亲爱的》到《夺冠》,陈可辛依旧成功将自己融入了内地市场。

但这部电影依旧面临体育片的困境。在电影叙事上,如何将真实体育内容与电影化叙事结合起来,一直是国内体育片的难题,如中国女排这样具备全民认知与记忆的故事,选手大部分真人出演,如何刻画人物、提升电影感是需要思考的问题。豆瓣上有网友对《夺冠》评价道,“既不是个体英雄的传记片,也不是大群像,没有一个角色是饱满的”“太过追求大而全了”。

更主要的问题在于票房市场,目前猫眼对《夺冠》总票房预测是8.44亿,灯塔上媒体平均预测票房是9.41亿。近10年,国内电影市场上取得票房成功的体育运动题材电影少之又少,国产电影中仅《破风》《激战》两部运动题材电影破亿,扩大“体育”的范围,算上《飞驰人生》(赛车题材),在市场上砸出水花的体育电影也是寥寥可数。

“其实世界上只有美国体育电影有市场,其他国家,印度、韩国体育电影都不行,《摔跤吧爸爸》在印度也是一个例外。”中国电影研究者、知名影评人赛人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曾直言不讳道。

从《夺冠》到《一点就到家》,陈可辛国庆档的“双向狙击”

值得关注的是《夺冠》背后的电影公司们。国庆档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今年国庆档作为院线复工后的第一个大档期,更是暗潮汹涌。据不完全统计,国庆档出品发行公司超过130家,这其中《夺冠》背后出品发行方达到48家(非去重),主要出品方则包括嘉映春天、欢喜传媒、阿里影业、我们制作等。

而观察这些公司,能够感受到以陈可辛为核心的团队在逐步发力。《夺冠》的主要出品方嘉映影业与陈可辛是深度绑定关系,从2004年《如果·爱》开始,嘉映便与陈可辛开始了深度合作,此后也参与了后续《亲爱的》《七月与安生》等作品的出品。

2016年年底,嘉映影业拟上市,官方资料显示,陈可辛持有嘉映影业3%的股权,2017年嘉映的招股书显示,陈可辛导演和监制的《亲爱的》《七月与安生》分别为嘉映贡献了5424.9万港元和6517.7万港元,毛利率达83.7%与77.3%。

同时,《夺冠》的第二出品方我们制作有限公司是陈可辛旗下电影公司,该公司已经参与了《少年的你》《妖铃铃》《你好,之华》等电影的出品。

《夺冠》的另一出品方欢喜传媒,作为国内“导演集邮公司”,同样与陈可辛是深度绑定关系。2016年欢喜传媒引入陈可辛作为明星股东,获得陈可辛未来6年内全部或部分影视作品的独家或优先投资权,而陈可辛则获得欢喜传媒4.98%的股份。

而《夺冠》的联合出品方里,陈可辛的另一家公司亚博思文化传媒赫然在列,同样出现在联合出品方中的拍拍文化与好孩子制作,皆是陈可辛多年搭档制片人许月珍与导演曾国祥创办的公司。据悉,拍拍文化许珍月持股46%,曾国祥持股27%。

(图片来自网络)

不难看出,以陈可辛为核心,许珍月、曾国祥、许宏宇等团队为触手,这个团队成为了出品方连结的纽带,为电影组成一个稳定的地盘。

而这种情况并不止出现在《夺冠》身上,国庆档另一部电影《一点就到家》有着同样的基因。该片导演许宏宇是陈可辛的得意弟子之一,参与过《十月围城》《武侠》《七月与安生》等电影剪辑,处女作《喜欢你》由陈可辛监制,成为2017年的黑马爱情片之一。《一点就到家》作为许宏宇的第二部执导作品,依旧有陈可辛监制护航。

《一点就到家》背后出品发行方,达到21家,主要出品方包括嘉映影业、阿里影业等。而在联合出品发行方里,亚博思文化传媒依然在列。

对于陈可辛而言,今年的国庆档或许是一次双向狙击。《夺冠》提前上映,避开了《姜子牙》《我和我的家乡》的正面冲击;而《一点就到家》定档10月4日,虽然体量上不如档期内的种子选手们,但是电影点映已经有部分口碑溢出,“《一点就到家》真是今年我进电影院的最大惊喜”,有望成为国庆档的票房黑马。在这个群雄争霸的国庆档里,陈可辛似乎找到了寻求最大公约数的方式,作为电影人,为自己加上了两道保险锁。

截止写稿时间,今日电影大盘时隔一个星期再次突破1亿大关,《夺冠》单日票房近7000万,而《八佰》累计票房突破30亿。这显然是一个好现象,冷淡的9月在末尾迎来一把“热柴”,虽然不知道能否掀起一大场票房热潮,但起码让整个市场的温度攀升了起来。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