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映霞:你们都骂我不守妇道,却不知郁达夫对付我的手段有多高?

发布时间:2020-10-03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王映霞:你们都骂我不守妇道,却不知郁达夫对付我的手段有多高?

郁达夫与王映霞这段相差十几岁的爱情故事,在民国可谓是人尽皆知,一个是贫困潦倒的大作家,一个是杭州第一大美女。他们的相爱受到了无数人的阻拦,他们的分开又让无数人惋惜。

关于他们俩离婚的原因,大多数认为是王映霞婚内出轨,郁达夫不堪其辱。但看了《王映霞的自传》和《郁达夫日记》后发现,其实,导致他们分开的并不是王映霞的不忠,而是郁达夫性格太过偏执,行为太过极端,最终害人害己。

郁达夫初识王映霞是在朋友孙白刚家里,那时王映霞20岁,郁达夫31岁。第一次见面,郁达夫就被王映霞漂亮的外貌所打动。那晚,他彻夜难眠,第一次有了心动了感觉。他明知自己有妻有子,依然忍不住的向王映霞发起了爱的攻击。

王映霞对于郁达夫并没有多大印象,唯一的好感是她读过他的沉沦,把他当成文学前辈,仅此而已。当收到郁达夫突如其来的表白信件时,王映霞被吓到了,她不想与郁达夫有瓜葛,为了避开他,王映霞还跑回了老家。谁知,郁达夫竟追着也去了杭州,一个初涉爱河的小女孩,哪经得起这么猛烈的追求,最终,王映霞被彻底俘获了。

搞定了王映霞,接下来就是搞定她的家人,王映霞父亲去世的早,跟母亲和外祖父生活在一起。母亲很反对这段恋情,但外祖父是个读书人,却很喜欢郁达夫。郁达夫在杭州生病了,外祖父还给他请医生,帮忙熬药,一来二去,母亲也只好同意了。

相识半年后,郁达夫和王映霞订婚了。为了让世人见证自己得来不易的爱情,郁达夫出版了《日记九种》,真实记录了这半年来自己追求王映霞的心路历程。王映霞看后特别生气,因为郁达夫在日记中详细披露了他们的恋爱过程,连接吻几次,接吻时长,他都写得清清楚楚,这让还没出嫁的王映霞羞愧难当。更让王映霞生气的是,郁达夫曾说过在自己有生之年,都不会发表日记的,现在却言而无信。

日记风波,让王映霞第一次感到,郁达夫作为文人的轻狂。但事已至此,人是自己选的,心里再怎么不爽,也只能继续走下去了,谁让自己当初这么义无反顾?他们原计划到东京举行婚礼,因经济原因,最后在东亚饭店里摆了两桌,就是他们的婚礼了。

婚后的几年,他们经济比较拮据,刚开始租了一个小房子,后来王映霞祖父和母亲搬到上海来,就跟他们一起租了两幢房子住在一起。为了照顾郁达夫,王映霞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穿上围裙,提着菜篮,过上了每日买菜做饭的家庭妇女生活。虽然很苦,却过得很幸福,婚后不久,他们就生下了第一个男孩。第二年,又生了个女孩,但郁达夫不喜欢女孩,在他的要求下,把他们唯一的一个女孩送给了保姆,最后因病夭折了。

后来,外祖父和母亲搬回了杭州,王映霞和郁达夫住进了外祖父租的房子,每月租金12元。这时,郁达夫远赴安庆教书,去了没多久就遇上兵变,只好跑回来。人回来可,工资却没有,王映霞催促郁达夫把钱要回来,郁达夫几次催促后无果,王映霞便挺着大肚子,一个人赶到安庆要回了一学期的薪水,并把郁达夫的书和行李也带回来了。

对于王映霞的付出,郁达夫是感激的,但郁达夫又是一个性情很不稳定的人。他喜欢喝酒,王映霞怕他喝多了伤身,就经常劝他少喝点,郁达夫听后很不爽,动不动就离家出走。

一天晚上,郁达夫拿着家里的500元再次离家出走了。那时候,王映霞怀孕九个多月了,十天后,郁达夫拖着行李又回来了。他说是因为王映霞不让他喝酒,负气回到了富阳老家。王映霞想着自己大着个肚子,丈夫却跑回去跟分居的老婆相处了十多天,气不打一处来。

郁达夫心里也有一种负罪感,当即向王映霞认错,向她写下了道歉书,还写出了那首有名的“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的《钓台题壁》。王映霞是爱郁达夫的,她像以前一样,原谅了郁达夫,毕竟现在自己做了母亲,那边也是他的孩子。婚姻啊,哪有这么简单。

随着战乱的动荡和物价的不断上涨,郁达夫的作品销量远不如从前,经济压力巨增,让他们俩有了远离上海的想法。最终,他们决定去王映霞老家杭州。

到杭州第二个月,王映霞生下了他们的第三个孩子。孩子越来越多,王映霞希望能有一座宽敞而属于自己的房子。于是,他们用积攒下来的1700元买下了出租房旁边的一块空地。王映霞亲自设计,耗时半年,花费15000元左右建起了一座小房子。郁达夫取名为“风雨毛庐”,并在房子西南角上提上“王旭界”三个字,王旭是王映霞的本名。

房屋建好还没住几天,郁达夫就远赴福建工作。对于福建之行,郁达夫很犹豫,但想到建造房屋欠下的债和巨大的家庭压力,郁达夫最终还是去了。

当郁达夫在福建忍受相思之苦时,却听到了自己妻子与许山地的风言风语,他急忙跑回去。结果国内爆发战乱,他们不得不暂时摒弃夫妻矛盾,开始了逃亡生活。在汉口时,郁达夫无意间看到了王映霞与许山地的通信,他顿时火冒三丈,转身就离家出走。对于丈夫动不动就离家出走的行为,王映霞早已摸透了。这次,被冤枉的王映霞抢先一步,提着包坐上车就走了。

随后,郁达夫开始找寻王映霞,还在报纸上登出了寻人启事,后来发现王映霞并没有去许山的家,又刊登道歉信,接着就把王映霞接回了家。只是令王映霞没想到的是,郁达夫一边设法让自己回家,一边又在做着疯狂的举动:原来,自己走后,郁达夫叫了许多同事到他家里去,看许山地写给王映霞的情书,然后又写信给陈立夫和蒋介石向他们告状,并让他们好好管管许山地。

经过这么一闹,王映霞的颜面尽失,也让她对郁达夫的感情产生了质疑。但考虑到孩子和自己的名誉,他最终还是向郁达夫妥协了。在朋友的劝解下,他们俩写了协议书,决定从此以后好好过日子。

郁达夫再次去了福建,留下王映霞和几个孩子,王映霞和母亲带着三个孩子又开始了流亡生活,从汉口到富阳,又到汉寿,再到长沙。王映霞不知道在如此战乱的年代,自己的丈夫为何不与自己一起共苦,正当她怨恨时,突然接到了郁达夫让其去福州的电报。

由于其他两个孩子太小,郁达夫就让王映霞母亲带着他们俩回老家,王映霞只好带着老大去了福州。但让她没想到的事又发生了,当她带着孩子还在路途中时,郁达夫的电报又打到了浙江,到处打探王映霞的消息,还四处询问王映霞与许山地是否同居了。这些王映霞都不知情,还是她在浙江丽水工作的弟弟后来告诉她的。

等到王映霞终于到达福州时,郁达夫并没有去接她。晚上,郁达夫也没有回家,在外面呆了一夜。王映霞气愤到了极点,拉着孩子就要回浙江,结果郁达夫又马上认错,又写下道歉书,还给浙江发去电报:“误听人言,致疑心××,已抵浙江”。

王映霞再次妥协了。第二天,郁达夫告诉王映霞,他已经答应了新加坡《星洲日报》之聘,马上就要到《星洲日报》去报到,并且,也已经为你们母子二人领好了护照。”没等王映霞反应过来,第三天,郁达夫就带着王映霞和儿子踏上了去新加坡的轮船。

到了新加坡后,王映霞受邀主持《星洲日报》的妇女专栏。但郁达夫却坚决不同意王映霞担任这项工作,对王映霞说:“你若嫌太空则可以在家里‘数米’。”

突然有一天,王映霞在香港报纸上读到了郁达夫的《毁家诗纪》,说王映霞不守妇道,与人同居,如今又苦求自己回心转意等。王映霞彻底崩溃了,他想不到自己的丈夫竟会做出如此荒唐之事,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他在国内怕被笑话,遂把自己带到国外,再在报纸上毁誉自己,贬低自己。

此时的王映霞终于心如死水,呆坐在书桌前,任由灯光亮起,回忆着这一路走来的辛酸,她提起笔写下了《一封长信的开始》和《请看事实》两篇文章,详细说明了他们的婚姻历程以及婚姻矛盾,写完这一切后,对于这段维持了12年的婚姻生活,她终于选择了放手。

经过协商,郁达夫和王映霞终于离婚了。王映霞要三个孩子的抚养权,却被郁达夫拒绝了。王映霞最终什么也没要,只想快速回国。但郁达夫却不愿把护照给王映霞,王映霞没办法只好苦苦等待,半年之后,她拿到了郁达夫身上的钥匙,终于拿到了护照。

离开新加坡时,王映霞孑然一身,望着渐渐远去的新加坡,她那颗曾经不顾一切为爱燃烧的心也跟着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中。

关于郁达夫和王映霞的离婚,郁达夫好友郭沫若在《论郁达夫》一文中给出了公正的看法:详细的情形我依然不知道,只是达夫把他们的纠纷做了一些诗词,发表在香港的某杂志上,那一些诗词有好些可以称为绝唱,但我们设身处地替王映霞想想,那实在是令人难堪的事。自我暴露,在达夫仿佛是成了一种病态了……说不定还要发挥他的文学的想象力,构造出一些莫须有的家丑。公平地说,他实在是超越了限度。暴露自己是可以的,为什么要暴露自己的爱人?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