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实验室及其世界级未来技术(2016年老素材)

发布时间:2020-10-04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美军实验室及其世界级未来技术(2016年老素材)

[知远导读]

2016年9月30日,美国国防部网站发布谢丽尔·裴莉琳(CherylPellerin)题为《Military Labs Continue to Create World-Class FutureTech》的新闻消息,对2016年9月28日,美国国会在华盛顿国会山举办的听证会的情况进行了报道。听证会上,来自美国三军研究实验室的主任对各自实验室的基本情况、取得的主要成就、目前正在研究的主要项目、未来的主要研究方向等进行了陈述发言。

近百年来,美军实验室的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创造了无数尖端的军事技术。2016年9月28日,美国国会在华盛顿国会山举办听证会,对军事实验室目前正在为未来战争研究和开发的新技术进行了审查听证。

这场听证会由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新兴威胁与能力”小组委员会举办,来自陆、海、空三军的实验室主任介绍了实施科技和工程创新,为美军作战行动提供支持的情况。

向“新兴威胁与能力”小组委员会作证的是:空军研究实验室主任,罗伯特·D·麦克默里少将;陆军研究实验室代理主任,菲利普·佩尔孔蒂博士,陆军工兵研究与发展中心主任杰弗里·P·霍兰博士;海军研究实验室代理主任,爱德华·R·弗兰奇博士。

一、空军研究实验室

麦克默里在作证时说,空军研究实验室自成立以来的99年里,取得了无数技术突破,为空军的每一型主要作战平台提供支持,做出了贡献。

麦克默里说,“就像为‘第一次抵消战略’和‘第二次抵消战略’提供关键创新技术一样,空军研究实验室‘改变游戏规则’的创新技术已经并正在为实现“第三次抵消战略”提供基础和支撑”。

麦克默里说,总统为2017财年申请的用于空军科学技术方面的预算约为25亿美元,比2016财年高出4.5个百分点。

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波音公司联合研制的X-51A“乘波者”无人飞行器概念图。X-51“乘波者”无人飞行器是用于研究超燃冲压发动机的无人飞行器,由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波音公司、普惠洛克达因公司合作开展的项目。X-51技术将用于空军研究实验室5马赫以上速度的高速打击武器,该武器计划于本世纪20年代中期服役。该项目由空军研究实验室航空航天系统局负责管理。图片来自空军研究实验室。

麦克默里说,“2017财年的预算申请资金主要用于发展小型先进能力导弹(small advanced-capability missile)、低成本运载工具(low-cost delivery vehicle)、高速打击武器演示(high-speed strike weapon demonstration)、组件化武器技术(component weapons technology)和对“第三次抵消战略”具有直接支持作用的定位、导航和授时技术”。

麦克默里说,空军研究实验室正在加大对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高技术研究的投资力度,并继续以自主系统、无人系统、纳米技术、高超音速和定向能等能够“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为投资的重点。

麦克默里对听证人说,空军装备司令部最近成立了“战略发展规划和实验办公室”,目的是在全空军范围内重振空军发展规划能力。

他说,“这一举措使空军能够从寻求以平台为中心的解决方案转变为提出基于战略,横跨航空、航天和网络空间各作战域的解决方案,为空军的企业能力合作团队(enterprise capability collaboration teams)提供建模、仿真、兵棋推演和数据等手段,为优先级最高的空军使命任务的发展规划提供支持保障”。

二、陆军研究实验室

佩尔孔蒂说,陆军研究实验室隶属陆军研究、开发和工程司令部。该司令部是陆军负责技术集成的领导机构,负责为作战人员研发和提供前所未有的作战能力。

他补充说,“未来战争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需要在科学和技术的各个领域内开展创新性实践活动,需要建立一种灵活而有效的科研文化,这种文化的重点是学术科研合作,通过这种合作使政府、学术团体和社会实体的人员和思想持续不断地流动起来”。

佩尔孔蒂说,陆军研究实验室正在尝试一种新的运作模式,打造一个新的科技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内部,所有成员相互依赖、相互协作开展研究,成为国家安全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他对听证人说,“我们把这种新的运作模式称为‘开放式实验室(Open Campus)’,主要采取三个举措:一是,现代化人力管理政策;二是,与合作伙伴共享科研设施;三是,培养创业和创新文化”。通过“开放式实验室”这一模式,陆军研究实验室的科学家与工程技术人员使用本单位实验室和协作单位的科研设施,与来自学术界、政府和行业内的同事并肩合作,开展科研工作。

佩尔孔蒂说,仅去年一年,陆军研究实验室与学术界和工业界达成“开放式实验室”协议的单位数量从60个增加到180个,正在协商谈判中的单位数量超过170个,与陆军军种内部的合作单位签订了2300多万美元的协议。

他说,“2016年年初,我们在加利福尼亚州普雷亚维斯塔创建了西部陆军研究实验室,作为‘开放式实验室’倡议的一部分,我们在西海岸雇佣了大量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开展了与密西西比河以西地区的领域专家、技术中心和知名大学的科研合作”。

他补充说,到今年年底,陆军研究实验室还将在芝加哥和奥斯丁设立类似的研究中心。

佩尔孔蒂说,陆军研究、开发和工程司令部正在为陆军的未来发展开发各种新的能力,它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都直接参与了国防部“第三次抵消战略”相关概念的开发。

他说,“‘第三次抵消战略’以技术为重点,强调吸纳前所未有的高水平的自动化和一体化技术。目前,陆军研究实验室正在集中精力对与实现‘第三次抵消战略’最至关重要的研究领域开展研究”。

三、陆军工兵研究与发展中心

霍兰说,美国陆军工兵研究与发展中心,也称ERDC,是美国陆军工兵团负责科学技术的部门。

最近,陆军工兵研究与发展中心地球空间研究实验室下属的地球空间感知和光子学实验室开发了四套水质诊断操作系统和两套水评估和净化系统,这是该实验室水处理团队多项研究成果的其中之一。陆军正在对将水质诊断操作系统用做野外便携式水处理设备进行评估。该水质诊断操作系统能够比目前同类水质分析系统更快速地提供水质评估报告结果。照片由陆军工程兵部队提供。

他对听证人说,“陆军工兵研究与发展中心开展研究和开发工作,为作战人员、军事设施和核心土建施工提供支持”,“我们还负责管理美国国防部的高性能计算项目,该项目为整个国防部的研究、开发、测试和评估工作提供超级计算能力。”

他说,2016财年,陆军工兵研究与发展中心完成了价值10亿美元的项目,其中的5亿美元是来自各军种、国防部长办公室和联邦机构办公室可以报销的项目。

霍兰说,“创新需要人才,能够代表陆军工兵研究与发展中心2100名工程师、科学家和技术支持人员,我感到很自豪。陆军工兵研究与发展中心计划在本财年和此后的五年内雇用800多名新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加入我们的组织”。

霍兰说,“军种实验室在国家安全中发挥了关键作用”,“长期以来,陆军工兵研究与发展中心为作战人员和平民的安全提供了大量的创新解决方案。”

霍兰说,陆军工兵研究与发展中心研制的部队保护设备安装在战区,用于保护部队免受来自火箭弹和迫击炮的袭击;国务院使用该项技术设备保护在全球范围内的关键设施和人员;该设备还保证了包括五角大楼在内的首都圈地区的许多建筑物的安全。

他说,“目前,我们研制的机载简易爆炸装置检测系统已在美国中央司令部部署使用,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隧道检测技术也已应用在伊拉克、埃及和加沙等国家和地区的边境线上,还部署应用于美国-墨西哥边界,为国防部和国土安全部提供支持。”

霍兰说,陆军工兵研究与发展中心为能源、水、废物处理和工程建设等提供环境可持续解决方案,是陆军能源研究和发展的领导者。

四、海军研究实验室

弗兰奇对听证人说,海军研究实验室是经著名发明家托马斯?爱迪生于1915年提议,于1923年正式成立的。自成立以来,海军研究实验室与工业界、学术界和大批领域专家就海军需求等问题展开合作,长期的与任务相关的研究和开发,为美国海军力量的建设发展发挥了巨大作用。

电磁轨道炮是一种远程打击武器,使用电力而非化学推进剂发射高速弹丸。强电流产生的磁场为滑动的金属导体或电枢加速,并在两条轨道之间将弹丸发射出去。舰船产生的电力在脉冲电源系统中储存几秒钟。随后,电脉冲被送入轨道炮,产生的电磁力将弹丸加速到6马赫。带有巨大动能的弹丸通过直接撞击目标,消除敌人舰船上的高爆炸药和战场上未爆炸弹药带来的巨大危险。照片由海军研究实验室提供。

他说,在长达90年的历史中,海军研究实验室的科学家们发明了美国的第一部雷达,研制了美国的第一部用于作战的声纳,冷战期间研制了第一颗情报卫星,之后,提出和开发了现在的全球定位系统的概念和原型系统。

弗兰奇说,“当我们介入地区冲突,面对充满不确定的未来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关注关键技术,包括‘第三抵消策略’也是基于这样的情况提出的”。

他说,海军研究实验室的科学家们对激光武器和轨道炮武器的研制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首次对非相干合成高功率光纤激光器的使用进行了模拟,为海军新的激光武器系统的研制和使用奠定了坚实基础。

弗兰奇说,“海军研究实验室的电磁轨道炮项目始于2003年,一直是超高速电子武器开发的关键组成部分”。

弗兰奇说,快速原型和实验是海军研究实验室把科学技术转化为部队作战能力的重要手段和过程。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