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地缘危情:亚洲火药桶被点燃,全球多国牵扯其中

发布时间:2020-10-04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世界地缘危情:亚洲火药桶被点燃,全球多国牵扯其中

者:戎评说策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戎评(ID:rongping898)。

当中国人还在喝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时,一个世界级火药桶在亚洲被点燃...

9月27日,高加索地区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爆发战争。

根据阿方的说法,事件的起因是亚美尼亚在7月12日违反停火协议炮击阿方,导致阿方一名少将和一名上校阵亡,两国围绕争议地区地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摩擦由此火速升温。

随后,阿塞拜疆在哈士奇,啊不对,是土耳其的支持下,悍然对纳卡地区发起大规模军事行动。

截止目前,阿塞拜疆已进入战争状态,亚美尼亚则开始全国动员。

全面战争就在眼前!

▲ 9月27日,亚美尼亚国防部公布战果,击落阿塞拜疆军队27架无人机、4架武装直升机,摧毁33辆坦克。

当然,比起简报中那些数据, 阿亚战争背后的大国韬略和波及全球安全形势的地缘政治纷争,更值得我们去深度剖析。

按照国际惯例,先简单介绍下战争背景和各方动机。

纳卡问题的来龙去脉

全称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拉卡地区,位于南高加索内陆地带,面积4400平方公里,人口18万,超过80%为亚美尼亚族人。

19世纪以前,广泛的纳卡地区是属于波斯帝国控制下卡拉巴赫汗国。1804年,俄波战争爆发。 次年,卡拉巴赫汗国与沙皇密谋,签订库瑞克条约,由此确立起俄罗斯对该地区的控制权。

1813年,波斯战败,在双方签订的古力斯坦条约中,卡拉巴赫被正式割让给俄罗斯帝国。

经过长达九年的消化,1822年,卡拉巴赫汗国被纳入俄罗斯帝国伊丽莎白波尔省。众所周知,波斯帝国的势力范围内多是伊斯兰信徒,而俄罗斯信仰的东正教又是基督教三大流派之一。

在这个过程中,为强化对卡拉巴赫的控制,俄罗斯帝国将大量信仰基督教的亚美尼亚人从波斯迁移至卡拉巴赫,这为地区冲突埋下了隐患。

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外高加索地区因内乱而陷入权力真空。当时,外高加索三股政治势力为防止苏维埃政权重新染指该地区,迅速成立了外高加索民主联邦共和国,其中就包括卡拉巴赫地区。

一个月后,外高联邦因内部矛盾和奥斯曼帝国出兵卡拉巴赫,又分裂成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三个国家。

由于奥斯曼帝国与亚美尼亚历史积怨颇深,纳卡地区被阿塞拜疆所控制。

至此,在纳卡地区亚美尼亚人武装力量的抗争下,亚阿两国长期兵戎相见,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苏联进入外高加索建立苏维埃政权才暂告一段落。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反而愈演愈烈:

苏联重新控制外高加索地区后, 为经土耳其向南欧输出革命的需求,便将亚美尼亚人居多的纳卡地区,划归给宗教和种族上比较亲近土耳其的阿塞拜疆(同为突厥民族及穆斯林国家),这再次将两国矛盾激化。

不过因为苏联的高压控制,亚美尼亚人只能忍气吞声。1991年,苏联解体,陷入权力真空的高加索地区导致亚阿两国边境风云再起。

亚美尼亚政府在宣布独立的纳卡当局支持下,占领了纳卡地区及其周围原属于阿塞拜疆的部分领土,而视独立为非法分裂的阿塞拜疆火速出兵。

▲ 1989年6月,纳卡当局宣布从阿塞拜疆独立

因为阿塞拜疆强烈的伊斯兰属性,再加上南高加索地区临近中东的优势,阿国很快就获得了来自各方伊斯兰武装力量的支持。见状不对的亚美尼亚则彻底倒向俄罗斯,不仅获得了大量的装备援助,还在后来由美俄法三国组成明斯克小组调节中,让纳卡地区处于脱离阿塞拜疆控制的实际独立状态。

所以,纳卡问题不是简单的领土矛盾,而是纠集历史、宗教、种族、大国地缘冲突于一身的火药桶。

土耳其的算盘

相较于亚美尼亚身后低调的俄罗斯,土耳其在高加索战争的身影尤其显著。

早在2016年亚阿冲突时,埃尔多安就明确表态道:

土耳其从纳卡危机一开始就与阿塞拜疆一起,并将继续支持阿塞拜疆,纳卡必然会回归自己真正的主人,再次成为阿塞拜疆的一部分。

埃尔多安说到做到!

在亚美尼亚最新的战场简报中,土耳其已出动F16和电战无人机,帮助阿塞拜疆夺取制空权和制电子权。

▲ F16和EF2000

土耳其为何要深度介入高加索局势呢?

原因有两点——

一是历史因素:20世纪前,亚美尼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势力范围。这使得以基督教为国教的亚美尼亚,在伊斯兰教徒林立的高加索地区,显得格格不入。

随着内部差异化待遇愈发明显,亚美尼亚人对独立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奥斯曼帝国加入同盟国阵营参战。次月,帝国在与俄军进行的萨瑞卡莫什战役中遭到惨败。

因为战场中有大量的亚美尼亚籍士兵叛逃俄军,策划整场战役的奥斯曼帝国战争部长恩维尔.帕夏,把战败的帽子扣向亚美尼亚通敌。但事实上,奥军失败的真正原因在于低估了俄军的回援速度,很显然,亚美尼亚只是恩维尔.帕夏的替罪羊。

结果就是亚美尼亚人民为一人之得失而遭到惨绝人寰的种族灭绝——据统计,萨瑞卡莫什战役结束后到1917年,有大约100万~150万亚美尼亚人被土耳其人屠杀!

这场屠杀成为了亚美尼亚人挥之不去的梦魇,也埋下了两国世仇的种子。当土耳其战机出现在战区上空时,亚美尼亚人最沉痛的记忆被唤醒了:

对于全世界亚美尼亚人来讲,这简直是幽灵归来,我为何讲幽灵?因为这是奥斯曼帝国的幽灵,正是奥斯曼帝国在105年前策划了亚美尼亚大屠杀,我们绝不允许种族灭绝再次发生!

——亚美尼亚总统萨尔基相

▲ 萨尔基相

毫不客气的说,如果亚美尼亚有一天在俄罗斯的帮助下取得优势,或者土耳其自身走向衰落,那复仇的火焰很快就会燎原整个小亚细亚半岛。

因此,但凡有一丁点给亚美尼亚人落井下石的机会,土耳其都不会放过。

二是现实因素:2016年,土耳其爆发军事政变,一向充当北约马前卒的埃尔多安,被伊朗和俄罗斯联手救下(CIA策划兵变的情报是FSB提前给的,仓皇出逃的专机是在德黑兰机场降落的)。埃尔多安平息政变后,美欧与土耳其关系渐行渐远,反倒是之前险些爆发的战争的俄土,再加上一个需求强烈的伊朗,在叙利亚问题上形成俄土伊三方联盟。

过去几年,叙利亚战局但凡有稍微大点的风吹草动,我们都能看到埃尔多安、普京和鲁哈尼牵手。

▲ 好嘛,浓眉大眼的埃苏丹弃暗投明后还站在C位了

与美国渐行渐远后,一众网友高呼弃暗投明,可埃苏丹心中却是有苦说不出:

跟俄罗斯混,万年小弟的土耳其固然能爽一把大哥的感觉,但关键是威风不能当饭吃啊。这些年,土耳其经济增长基本是依靠美联储QE放出来的水,举国借钱搞建设,只要美国一断全都得嗝屁。

还真是越怕什么就越要来什么:

7月26日,土耳其以间谍罪拘押在政变时,为反对派居伦提供情报的美国美国福音派牧师安德鲁.布伦森。作为反制,美国政府宣布将对土耳其钢铝产品关税提高至20%和50%。

此话一出,土耳其资本市场风声鹤唳,大量本国货币被抛售。8月10日刚开盘,里拉汇率直线暴跌近20%,土耳其主权货币全线崩盘!直到今天,里拉的汇率还没有缓过劲来,反正跌就完事了。

里拉暴跌有两个重要影响:一是国民财富大面积蒸发,二是还债压力骤增。到目前为止,土耳其外债已高达4570亿美元,但经济增速却从7%的高位跌落到长期游走于2%~4%之间。

现在土耳其这经济状况真就一言难尽了,你去搜土耳其经济这五个关键字,后面跟着的都是低迷、下滑、贬值。

你说埃苏丹能不急吗?

咋办?常年跟着欧美混的埃苏丹经济技术没学到,但搞内部危机外部转移那套,一点也不逊色于莫迪。

先是在利比亚捅了法国的屁股,然后又在地中海扇了希腊一耳光。

▲ 希腊和土耳其在地中海地区的争端,图自法新社

这会儿宿敌亚美尼亚和兄弟阿塞拜疆搞起来了,他不撕家就各种皮痒的土耳其能错过大戏吗?

不要看埃苏丹四处出击没有章法,其实这里面弯弯道道深着去了:

在地中海搞事做给俄罗斯看,希腊和土耳其都是北约成员国,两犊子闹得越欢腾北约的存在感就越薄弱。

介入高加索地区是做给美国看,这地儿位置太重要了,华府的底线是不能被俄罗斯独立掌控。土耳其现在插一脚进来, 不论是在南下的叙利亚战局上分得更大的蛋糕,还是换取美国在资金和地中海能源开采权上让步,都有了一个分量重大的筹码。

为阿塞拜疆站台是做给伊斯兰世界看,伊朗和沙特成天为老大争得头破血流,但属于内部斗争。而亚阿矛盾是外部斗争,相比之下层次还是要高一点。

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狐狸还是老的狡猾!

怕就怕土耳其没控制住,一下撕穿俄罗斯的底线就好玩儿了...

风暴之眼

关于纳卡战争,亚美尼亚总理帕西尼扬有一段话很重要:

南高加索地区爆发大规模战争,可能会产生最不可测的后果,它可能超出这一地区的边界,影响更大的范围,威胁到国际安全与稳定。

如果你认为帕西尼扬只是在用夸张的修辞手法,呼吁各国阻止阿塞拜疆进攻的话,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老规矩,看图说话——

在大棋局系列俄罗斯篇一文中,戎评曾介绍过白宫认定的五大地缘支轴国家,分别是乌克兰、韩国、土耳其、伊朗以及今天的主角阿塞拜疆: 这些国家敏感的地缘位置,将决定该地区的结果,进而影响到整个全球大棋局进程!

资源上:如果把拥有富饶资源的里海盆地和中亚视为一个瓶子,那么阿塞拜疆就是这个瓶子的木塞,谁拥有拔掉他的权力,谁就拥有了这些资源。

战略上:注意图中的剪头方向,俄罗斯的扩张方向是两个南下,一是南下哈萨克斯坦发挥在中亚的影响力,二是南下阿塞拜疆打通前往中东的陆地通道。伊朗是两个北上,一是北上土库曼斯坦打通与中国的丝绸之路,二是北上阿塞拜疆打通与俄罗斯的联系。土耳其是一个东向箭头:谋求建立横跨小亚细亚半岛和中亚地区的新奥斯曼帝国,而阿塞拜疆所处的南高加索地区是连接土耳其和中亚之间的交通枢纽。

看见没有,伊朗、土耳其、俄罗斯三大地区强国的战略发展方向,均交汇在阿塞拜疆这个地方。

谁拥有了它,谁就在棋局上掌握了主动权,尤其是俄罗斯。

如果俄罗斯掌控了阿塞拜疆,东西横向上能把土耳其与中亚完全隔离,以此全方位确立起中亚地区的领导优势;南北纵向上彻底打通与什叶派之弧的陆上联系,由此解放出来的资源能更好的应对东欧棋局上的乌克兰。

换言之,阿塞拜疆能以一己之力,帮助俄罗斯撬动中东、中亚、东欧三大棋局的胜利天秤!

▲ 巴库-提比里斯-杰伊汉管

所以,自阿塞拜疆独立以来,欧美势力就通过土耳其来稀释阿境内的亲俄力量。阿塞拜疆背靠里海,有着大量的油气资源,这是其经济发展的核心引擎。21世纪之前,由于油路管道必须经过俄罗斯,使得阿国即使不亲俄,也必须在相关问题上仰仗莫斯科的鼻息。

2005年,在英国能源巨头BP(英国石油)的牵头下,阿塞拜疆建成第一条不经俄罗斯便能把油气资源输往欧洲的管道:巴库-提比里斯-杰伊汉管线建成。

此举是阿塞拜疆脱离俄罗斯势力范围的重大标志性事件!

有鉴于阿塞拜疆重要的地缘战略意义,一旦战事激化,美国、俄罗斯、欧洲卷入其中的概率非常大,尤其是美国,特朗普现在巴不得一场战争。 如此,从东欧到中东再到中亚一线,将乱成一团。

▲ 东欧和中东错杂复杂的局势再加上欧洲卷土重来的疫情,让俄罗斯的压力非常大,所以不到最后一刻,莫斯科的主旋律仍然是斡旋

而中亚的稳定又对南亚和我国西部地区至关重,这就是帕西尼扬警告阿亚战争将威胁到国际安全与稳定的真正原因。

文章最后,戎评有话说

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突如其来的战争让戎评的感觉非常不好。

在全球疫情和经济危机的双层叠加下, 全球秩序和地区稳定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坏。各国内外问题滋生,整个世界都在转移矛盾的过程中,走向暴力冲突的不归路。

混沌将至,乱世已来。

存量残杀下的丛林世界满是带枪的猎人和狰狞毕现的野兽,通往新世界的荆棘上遍地都是带着未舔尽血肉的森森尸骨。

在这令人窒息的疯狂时代中,唯一让我感到慰籍的就是:我是中国人!

当美国在暴乱、中东高加索在打仗、欧洲印度疲于应付疫情的时候,熙攘热闹的中国人群间满是第一杯奶茶的梗。

大街上,载着满箱醇甜奶茶的外卖员穿梭在车水马龙中;广场前,大妈们还跳着最炫酷的民族风;黄昏下,情侣们互相依偎着走过一杆又一杆夜灯...

每一个今夜是极尽温柔的夜,每一个明天是艳阳高照的天。

因为,这里是中国!

蒋经国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