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选10|从著作权法的修改看新闻著作权保护

发布时间:2020-12-11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评论选10 |从著作权法的修改看新闻著作权保护

作者|诺儿

编辑|阿庄

如何从考试最后一期提高评论?

11月1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修改《著作权法》的决定,该决定将于明年6月1日生效。修订后的著作权法完善了网络空间著作权保护的相关规定,大大提高了侵权法律损害赔偿的上限,明确了惩罚性赔偿的原则。

今年,《著作权法》迎来30周年。这次修订是十年来的第一次修订,也是三十年来最大的一次修订。

“时事新闻”将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

著作权法不适用范围原包括“时事新闻”,修改后改为“简单事实新闻”。这意味着时事新闻不受版权法保护。

中国著作权协会会长阎晓红表示,著作权法对此进行了修改,将合理使用类别中的“时事新闻”变更为“简单事实新闻”,表明只要能构成著作权意义上的“作品”,时事新闻就将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

“在过去,当前新闻作品的版权是有争议的。一些网络平台拿着传统媒体报道,认为可以不经许可,不支付报酬,合理使用。这一次从立法环节解决这个问题,有助于加强对新闻作品著作权的保护。”阎小红说。此前,虽然版权管理部门和法院强调构成作品的时事新闻受法律保护,但在立法过程中存在瑕疵和缺陷,在实践中容易被误解,使新闻媒体面临维权问题。

这项修正案将使“处理”和“洗稿”行为面临更严格的法律约束。在时事新闻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幌子下,很多媒体的新闻作品被免费携带,甚至以新的方式“洗白”。严晓红表示,“洗稿”虽然不是直接抄袭,但也是在现有新闻作品的基础上,掠夺他人智力成果,包装成自己作品的行为。这种行为隐蔽而复杂。大多数情况下,双方很难达成一致。对于这样复杂的新闻作品版权纠纷,专业人士应该进行分析比较,仲裁机构或者法院应该做出裁决。

那么在实践中,对“新闻作品”和“简单事实新闻”的界定会不会有困难?

闫小红认为,两者的界定应该不难,因为很容易通过简单的事实,只通过时间、地点、事件等最简单的信息来判断。如果反映了作者的语言风格,对应的观点和观点,是原创的,那就是智力成果,应该属于新闻作品,而不是单纯的事实新闻。这些规定对新闻媒体的版权保护具有重彩鲸游戏要意义。

0 1

著作权法的修改将“时事新闻”改为“简单事实新闻”,这对新闻业来说是非常好的消息。

毕竟在此之前,由于“时事新闻”的定义不清,往往会出现将其他新闻作品曲解为时事新闻的“洗稿”行为,也引发了广义上的“无版权新闻”之争。此次修改将严格限制“搬运”、“洗稿”等行为,有利于保护新闻创作者的劳动收入。

0 2

从一件事来看,leituier知道很多其他的事情。

去年财新之争的核心。本报讯记者王又有了解到“洗稿”受到了新闻著作权的保护。

事实上,《干柴劣火》很难直接认定为选秀。毕竟《干柴劣火》整合了多方面的信息,包含了更多个人的创意投入,也说明了出处,并不完全符合“表达的本质、逻辑顺序、分析视角基本一致”的定义。

其实,王的朋友圈并没有把这篇文章叫做“洗稿”。真正让财新不满的是,这篇文章用的是付费墙背后的内容。财新在2017年开始向付费模式转型,这也是近两年全球媒体的一个重要趋势。付费模式的前提是读者认可媒体提供的信息的价值,并愿意为其付费。因此,信息的排他性变得尤为重要。如果同样的内容在其他地方可以免费获得,那么没有人愿意花钱去阅读同样的信息。

如果没有人愿意花钱,媒体的收入也不足以支撑起原始报道的巨大成本。换句话说,如果大家都只看干柴大火而不看财新记者的报道,那就没人能花钱去采访干柴大火里的关键信息,这篇爆炸性的文章就根本不存在了。

因此,在付费模式下,如果使用付费墙背后的信息,仅仅提到财新网和记者王的名字作为“谢谢”是不够的。因为你正在摧毁这个媒体所依赖的商业模式。(方可成)

预计修改后的著作权法可以明确新闻合法饮酒的界限,更好地维护新闻作品的著作权。

0 3

在过去,很难定义什么是“时事新闻”。好像只要和时事或者新闻有关,就成了无保护的免费商品。无论是最初的PC新闻网站,还是后来的手机新闻APP,很多都是未经许可或付费,直接转载传统媒体的新闻报道。

除了直接免费处理,还有人打着时事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幌子,以新的方式洗媒体的新闻作品。类似行为本质上是对他人智力成果的掠夺,充满主观恶意。对新闻媒体来说,这显然是极其不公平的。记者辛辛苦苦写出来的稿子被别人无偿拿走了。

不正当竞争为一些网络新媒体节省了大量的内容制作成本。结果,劣币驱逐良币。很多传统媒体的深度报道已经不存在了,需要支付作者稿费的评论页也要大幅减少。

所谓“作品”包含三个基本特征:一是一定范围内的智力创造;第二,它有一定的表现形式;第三,它必须是原创的。只要新闻是原创,就是智力成果,应该受到法律保护。此次修法将不受法律保护的“时事新闻”还原为“简单事实新闻”,意味着大部分新闻作品将成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这种情况的纠正是绝对必要的。

“时事新闻”最终会成为受法律保护的“作品”,这是新闻作品著作权保护的立法进步。法律的明确有利于打击免费办理、洗稿等侵权行为,保护新闻媒体和媒体作者的权益,有利于媒体竞争从“流量为王”回归“内容为王”。

0 4

明确时事新闻的版权,对“新闻搬运工”说不

据《人民日报》报道,11月1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投票表决修改《著作权法》,这是10年后对这一重要知识产权法的重要修改。修改后,原法律中的“时事新闻”不适用著作权法,改为“简单事实新闻”。

换句话说,新法明确了新闻报道的版权保护和适用原则,困扰20多年的“时事新闻是否有版权”问题终于在法律上得到澄清。那些曾经标榜“我只是个新闻搬运工”的人终于失去了信心,而媒体却可以理直气壮地维权:时事新闻报道是一种创造性的智力活动,新闻机构有权享有版权。

其实所谓“时事新闻报道没有版权”是一种“不美的误解”。早年,中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处于空白状态。之后,中国加入世界,吸收移植了《伯尔尼保护文学艺术作品公约》。《公约》第8条规定:“本公约提供的保护不适用于纯属报纸性质的每日新闻或社会新闻。”很明显,公约没有保护的是“纯报纸新闻性质的社会新闻”,而不是所有的“时事新闻”。

这是没有依据的:著作权法应该保护人类的创新智力劳动成果,而“纯新闻新闻”往往只有基本的5W要素,不包括作者的创造性智力成果。比如“昨天某个地方加了一个本地确诊病例”,纯新闻,很短,不需要复杂的智力处理;如果纯新闻受著作权保护,将严重影响公众的知情权。

但伯尔尼公约的这一条款在“移植”到我国《著作权法》时,表述为“时事新闻”,不受《著作权法》的规范,从而模糊了这一条款的本意,造成误解,使一些人认为新闻机构在收集和撰写时事新闻报道方面没有著作权,“可以被大家拿去”。

事实上,一篇时事新闻报道依赖于专业新闻机构和记者的巨大智力和物质贡献,往往需要记者亲自前往现场,冒着生命危险核实事实,询问真相,广泛联系各方,在危险的地震、火灾和海啸现场核实来源。换句话说,一篇新闻报道往往凝聚了记者的专业知识、人脉和创新劳动。知识产权已经在新闻采写过程中产生,应当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

针对以往流行的误区,《国家级著作权法实施条例》明确明确“时事新闻”仅指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报道的“简单事实新闻”。虽然对行政法规和司法评价标准进行了专门的修补,以区分“新闻报道”和“简单事实新闻”,但《著作权法》中“时事新闻不适用著作权法”的规定仍然为新闻抄袭和抄袭提供了机会,不仅侵犯了源媒体或源作者的合法权益,也影响了公众知情权的实现,也给传媒业的有序竞争带来了负面影响。

有些机构甚至知道《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作出了补充规定,但仍然装傻,故意曲解著作权法的规定,公然剽窃、窃取新闻机构的原始报道,有的还理直气壮地自称“新闻搬运工”。还有人拆解原新闻报道,认为“洗稿”成功。

《著作权法》的这次修订,解决了新闻机构的“心脏病”,用最清晰的法语明确表示:新闻报道有著作权,只有“简单事实新闻”不适用。“搬运工”必须被关闭,否则他们将公开挑战国家法律。事实上,新闻机构手中的“新闻报道”是他们的核心资产。为了使新闻行业可持续发展,有必要依法保护新闻报道的版权,彻底解决这一模糊地带,这也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扩大和壮大新主流媒体的制度保障。

目标

2022级新考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复习。

加入“开始飞行”,和我们一起阅读!

微信官方账号后台回复:出发航班

可以免费参与~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