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是“与生俱来的资本”

发布时间:2021-02-18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娱乐“天生有资本”

数字经济报告

定义转型中的中国

泰伯网芽茶苏|作者

娱乐圈是个“围城”。圈子里的人想出去,圈子外的人想进来。

挣扎着被“群体调侃”冤枉,老父迫于“第一公权私用”的压力,姚安娜“华为公主”挤进娱乐圈。

而第二代资本则偏向娱乐圈,更多的明星在拥抱资本化,在圈外扩张。随着博纳、斯特劳贝尔等影视公司的上市,新一轮的行业上市浪潮指日可待。

01

第二代资本“戏票”

姚安娜和经纪公司掌门人史圣签约时起点不高,出道时出单曲,获得长城汽车代言。

然而,这份特别的生日礼物并没有给她带来更多的惊喜,反而让“小公主”感受到了她人生前23年从未遭受过的委屈,以至于她向大众提出了“为什么你们都喜欢你妹妹却不喜欢我”这个神奇的问题。

观众也很委屈。

面对一个长相不出众,唱歌跳舞低于标准线,硬摄影表现平平,甚至连自己热爱多年的芭蕾都没有惊艳表现的女生,即使背后有华为和任,也很难去爱她。再加上“被资本绑架”的心理影响,姚安娜的观众关系变得更加悲惨。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毕竟就算养尊处优的孩子再哭独立,背后也有父母。

且不说任生平第一次“公权私用”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宝贝女儿抢注商标。如果你看看姚安娜的第一个代言——长城汽车旗下的高端品牌WEY,你就能感受到有爸爸宠爱的幸福。

要知道长城和华为从2019年签署合作协议开始就频繁互动,最近两年是合作的“蜜月期”。两家公司最近一次合作是在2020年12月30日。长城和华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智能网络连接和智能驾驶技术领域进行合作。华为推出智能互联解决方案华为HiCar后,双方的合作只会更加紧密。这时候WEY选择和姚安娜签约,不仅做了一波聚焦热度和敏感度的优秀品牌营销,也给了合作伙伴面子。

几乎就在姚安娜出道的同时,一向看好娱乐圈的王思聪熊猫互娱破产清算头寸3100万。王思聪再次被列为遗嘱执行人,执行标的约7700万元。

一个偏爱网络名人、游戏、流量明星,一个热衷于院线、影视投资。王思聪和王健林在娱乐圈兴趣相投。但不得不说,这几年,父亲母亲的运气有点差。万达电影见《唐探3,救万达还是挖个坑》。熊猫互娱破产,普思投资资产被冻结,那时候王思聪手下只剩下一家香蕉娱乐,还有些水花。

前不久,王思聪和王健林共同成立了万达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亿元。法定代表人及最终受益人为王健林,王思聪为董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自有资金投资活动、公司总部管理、财务咨询等。公司控股股东为大连和兴投资有限公司,王健林持股98%,王思聪持股2%。

曾经称霸娱乐圈的王总裁,现在依然被迫继承万亿家产。

02

明星和导演的资本理论

第二代资本在娱乐圈遭遇挫折,但明星们依然向资本压得更近。

任泉曾经说过:“改变投资者给了我新的生活”。当时,任泉是大陆最受欢迎的小众,并出现在许多流行戏剧中。然而,凭着巨大的商业意识,他开始投身于商业,在事业的巅峰时期做了一名餐厅服务员。他还和黄晓明、李冰冰共同创办了Star VC成为投资人,甚至为此放弃了演艺事业。目前,已经投资多家上市公司的明星风投,已经逐渐进入收获期,成为明星投资成功但不典型的案例。

被称为“女巴菲特”的赵薇,成绩斐然。

2014年博贝游戏 底,赵薇和丈夫黄有龙以每股1.6港元的价格,以30.88亿港元的成本,购买了阿里巴巴影业约19.3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9.18%,成为阿里巴巴影业的第二大股东。2015年4月29日和30日,赵薇夫妇以3.9港元的相对高价减持1.92亿股和6400万股,现金总额近10亿港元。2015年10月5日,赵薇夫妇减持了7.993亿股阿里巴巴影业股份,持股比例从8.14%降至4.97%。共有约12.56亿港元被套现。

但“女性版巴菲特”有时会失手。在赵薇夫妇以6000万自有资金杠杆30亿杠杆基金未能收购市值100亿的万家文化后,被证监会禁止在证券市场上市5年。

更多没有像任泉和赵薇这样成熟投资方式的明星希望通过入股影视公司来拥抱资本。新一波影视企业上市在即,正是明星们“上岸”的好时机。

1月15日,稻草熊娱乐在HKEx上市,吴奇隆给刘诗诗的“彩礼”瞬间价值6亿。根据招股说明书,斯特劳贝尔斯登的实际控制人和最大股东是刘小锋,持股比例为58.41%;爱奇艺持股19.57%,是第二大股东;演员刘诗诗(原名刘诗诗)和赵分别持有14.8%和0.79%的股份。

同月25日,上海证监局官网披露,2020年制作爆炸剧《三十只》的宁蒙电影有限公司接受上市辅导冲刺a股。同日,鹿晗所在的奉化秋实也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在主板进行IPO。

此前,章子怡、张涵予、陈、黄晓明等明星股东齐聚一堂,老板也是著名女演员金的博纳影业也出席会议,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招股书显示,与公司业务关系密切的众多明星股东持股比例为1.09%,张涵予、黄晓明持股比例分别为0.31%,章子怡持股比例为0.19%,陈、持股比例为0.13%,黄建新、韩寒持股比例为0.06%。

03

娱乐是“与生俱来的资本”

上一波影视公司上市是在几年前,以华谊兄弟为典型代表。

用股权激励捆绑明星,高溢价收购明星(艺人、导演),是利益捆绑和IP实现的多功能融合,曾被视为当年华谊兄弟资本运营的“妙笔”。也正是这一波操作,让冯小刚、张继忠、黄晓明成功套现1亿多元。

但是,投资资本必然要承担相应的风险。明星和导演首先要处理的是“赌约”带来的压力。

张国立、杨幂、杨颖、冯绍峰都签了赌约。

资本很清醒,哪怕是多年合作的老关系,也要跟你算账。从华谊兄弟赚了很多钱的冯小刚在2018年向华谊兄弟支付了近7000万元,因为他没有完成赌博。张国立也表达了自己的感受:“我还在工作,日子很苦,因为我和华谊签了赌约。”

另一个广为人知的案例是周星驰与上海新文化的赌博协议。消息称,由于博彩协议到期,利润未能达到约定的10.4亿净利润,周星驰不得不将市值11亿港元的豪宅抵押,以度过难关。

那么,如果以“第二代资本”的头衔进入娱乐圈,真的能混得下去吗?不一定。

Vin父母负债上亿,被列为失信执行者。贾斯汀的母亲陈建平被曝“无力偿还债务,但拒绝偿还”。以斯帖余的母亲刘金梅因公司欠款收到了一份支出限制令...最近很多当红明星因为父母的经济问题备受争议。

没错,当经济实力足够的时候,资源就会向它倾斜,资质差别不大的话更容易被大众看到,然后通过不断的曝光来吸引粉丝。然而,要享受资本输出的快乐,就必须承受可能的反弹。

现在的观众已经逐渐感受到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多的人有了足够清晰的思维和判断能力来筛选对方是否能承担起做明星的责任。即使再降低标准,也只有单纯的演艺界人士会要求,必须有明确的闪光点来弥补其他方面的实力不足。靠“砸钱”可能会适得其反。

娱乐圈过度资本化,就会出现越来越多的“人间悲剧”,比如“选秀节目只看资源不看实力”,“中年男女明星带钱奖励自己演居”,“某公主还需要做偶像”。而观众的视听体验受到毒害的同时,影视行业的整体内容质量也会受到影响,从而影响资金的回报,形成恶性循环。

资本虽好,“贪钱”无用。

添加群提示

要提供新闻线索,请将它们发送到电子邮件地址:[email protected]

深入阅读|点击图片或标题

陈佩斯,从未离开过

精读

唐探3,救万达还是挖坑

⊙ 95后的亿万富翁首都局

山东新首富的“幸福”烦恼

⊙从“骗子”王建到癫痫的张剑锋,阿里巴巴云终于落地了

⊙春晚中年危机:比流量或资本化过度更严重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