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行业让SMIC在美国的允许下进口一部分,呼吁放弃幻想,在国内发展

发布时间:2021-04-08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工业曝光SMIC进口一部分美国许可,呼吁放弃幻想,在国内发展

正文| AI财经署郑亚红

编者|赵

" SMIC面临的困难比想象的要大得多。"一位资深半导体人士告诉AI财经新闻社,“目前的情况是,美国设备出口受阻,国产设备上来需要时间。这给SMIC带来了不确定性。”

SMIC是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据AI财经报道,一条芯片生产线上有几十台机器,几百个设备。在SMIC,海外设备约占90%。其中,美国半导体设备约占60%,其余为日韩设备,国产设备仅占10%左右。

去年12月18日,SMIC被列为美国实体后,美国半导体设备公司立即封锁了与SMIC的合作。根据国际半导体协会的资料,SMIC每年在美国购买的设备和材料高达50亿美元。今年3月,虽然有报道称SMIC可以再次获得部分美国设备供应的许可,其中包括技术成熟的半导体设备,但美国并没有具体说明“什么是成熟技术”。

知情人士告诉AI财经,目前美国的设备供应还没有恢复正常。例如,虽然美国最大的半导体设备公司应用材料公司正在申请许可证,“但它的设备,甚至是一个组件,都不能从美国装运。”

更急的是国产设备暂时撑不住。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由于芯片生产和半导体设备之间的强绑定,先入为主的美国设备形成了事实上的垄断。国产设备要面临单点突破,没有系统的困境。

“我们很多人总是有幻想。但是,按照我的理解,美国从SMIC进口设备只会越来越死。”知情人士表示。他建议我们不要再幻想了,努力从根本上提高国产设备的水平。

美国“解禁”,但设备和物资还很遥远

"美国半导体设备公司出口到SMIC的每一种产品都必须获得许可证."半导体产业链中的张玲在谈到SMIC的设备进口时感叹道。

3月初,来自产业链的消息称,SMIC将再次获得部分美国设备供应的许可。然而,不止一位半导体行业人士告诉AI财经,美国设备的交付仍不确定。“目前,所有设备,包括备件,都必须填写出口许可证,拒绝或通过许可证并不说明原因。”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领证不确定。

数字/视觉中国

"我听说锗和硅的外延生长设备没有卖给SMIC . "消息来源还透露了一个细节。

根据美国半导体设备公司科林R&D和应用材料公司披露的信息,虽然这些供应商在SMIC被列入黑名单后开始寻求许可证,但大多数申请都没有得到处理。今年2月中旬,应用材料公司在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他们的财务预测并不认为SMIC的执照会获得批准。

漫长的审批过程也可能需要几个月。“楷蒿金融网如果他们拖你半年,等你拿到装备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你会错过一些重要的订单,错过一些行业周期。”半导体设备人士王成告诉AI财经。

此外,美国设备制造商,如应用材料公司的工程师,无法回答SMIC的问题。“这不是正常的贸易行为,相当于阻断了SMIC与海外的技术交流。”

而且不确定因素依然潜伏。3月19日,两名美国议员敦促拜登政府进一步收紧对SMIC的出口限制。在此之前,SMIC刚刚与世界光刻机领导者荷兰的ASML签署了一份价值12亿美元的订单。然而,两位成员的联名信明确表示,拜登政府需要说服荷兰阻止ASML向SMIC出售光刻机。AI财经了解到,荷兰企业ASML的光刻机采用了美国原创技术。

“12亿美元的光刻机订单刚刚签署,媒体已经广泛报道。但是,你不知道的是,这个顺序还很早,这个过程还是有不确定性的。”王成说。

我们也要知道,ASML卖给SMIC的DUV光刻机本身并不是最先进的设备,在光源、光路系统、镜头等方面都与最先进的EUV光刻机有很大的不同。由于这些差异,对于同一个7纳米芯片,DUV需要曝光几次,而且产量不易控制,成本高。用它做高端技术是不现实的。

在SMIC披露的2020年度报告中,SMIC也承认公司面临美国“实体清单”控制的不确定性,设备采购交付时间比以前更长,能力建设进度可能不如预期。“公司可能面临设备、原材料、备件等生产材料短缺、客户流失等风险,导致生产受限、订单减少、成本增加,对公司业务和运营产生不利影响。”

国产设备费时间,二手设备还卡着

国产设备还是很难马上上来。

“我们现在欢迎国产设备,但现实是,没有一台国产光刻机是在生产线上批量生产的。”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AI财经。为什么国产设备不能在SMIC生产线上广泛使用?不得不提的是,芯片厂商和设备厂的合作模式导致了先入为主的美国半导体设备企业的一定垄断。

在芯片制造中,一直有“一代技术,一代设备,一代产品”的说法,指出了一个核心:设备不能随便更换。

王成向AI财经解释说,无论是TSMC还是SMIC,在从90nm技术向65nm、28nm、14nm、7nm、5nm推进的过程中,每一代技术都需要在预选的半导体设备上开发技术,这其实就是定制。半导体设备不是标准产品。一旦选择了A设备,如果想用B设备替换,就必须在后者上重新开发技术。

数字/视觉中国

“这意味着支付新的研发成本和时间成本。因此,理论上,没有芯片制造商会更换设备。”王成接着说道。

那么,为什么SMIC一开始不在国产设备上开发技术呢?张玲揭示了芯片制造商与国产设备之间的矛盾:由于历史原因,国产半导体设备与尖端技术之间存在差距。此前,SMIC不得不与海外设备公司合作,以赶上尖端技术。

另外,对于芯片厂商来说,需要从更长远的角度来购买设备,因为这也是为企业的存活率买单。一旦小公司破产,设备无法支持后续的R&D和维护服务,就会给生产线带来很大的风险。所以国产设备面临着“一步一步弱,一步一步弱”的局面。

“现在的矛盾是国内设备厂商站不住脚,但是国内设备从业者也有怨言。如果像SMIC这样的芯片制造商不给国内设备制造商尝试和犯错的机会,他们怎么能做好呢?”资深半导体人士告诉AI财经。

美国设备延迟,国产设备短时间内难以更换。海外二手设备能给SMIC带来希望吗?这些设备中也有很多美国的设备,所以只要不是从美国出口,就不需要许可证。

据日经中文网报道,今年二手半导体设备市场非常火爆。据悉,日本二手半导体设备90%流向中国。过去一年,由于中国半导体制造商大量采购,二手半导体设备的价格平均上涨了20%。三井住友金融租赁负责人也强调,光刻机等核心设备已经涨到300%以上。因为市场太热,有些卖家甚至让企业排队下单,谁出价最高,谁就优先供货。

SMIC也是中国买家之一。对此,几家二手半导体设备供应商向AI财经介绍,二手设备只是对SMIC新建12寸生产线的补充,主要落在40纳米和50纳米产能上。“SMIC的二手设备不会超过20%,主要是新设备。”

然而,更现实的问题是,这20%的二手设备由于合规性问题而面临许多不确定性。某二手半导体设备供应商向AI财经解释说,比如12寸二手设备是作为外壳购买的,设备上的软件在网上找不到,还是要向原设备厂申请注册,并支付软件使用费。二手设备只有在申请后才会纳入原厂的服务范围,比如出现故障后,会调动原厂工程师进行维修、软件升级维护等。

这也意味着国内企业虽然可以从日本、韩国等美国地方购买二手设备,但还是要向美国企业申请软件,最终还是要落在出口许可证上。

各地的新工厂能不能运营,核心还是设备

装备不确定,但SMIC不能再等了。据媒体报道,一家芯片制造厂建立有效产能需要三年以上的时间。如果进度滞后,赶不上这波建设,三年后很容易陷入产能过剩。

SMIC正在建设工厂。

数字/视觉中国

3月17日,SMIC宣布将在深圳投资建厂。公告称,深圳新项目投资额约为23.5亿美元,约为153亿元人民币。该厂将重点生产28纳米及以上,预计2022年投产,计划月生产能力为4万件。

此前,今年2月初,上海公布了2021年重大建设项目名单,显示SMIC 12英寸芯片SN1项目正在建设中。据了解,该项目总投资为90.59亿美元,其中仅生产设备的采购和安装费用就将达到73.3亿美元。未来主要以14nm及以下的先进技术为主,计划落地后产能为3.5万片。

不仅是南方,还有北方。去年年底,SMIC还宣布,SMIC将在北京亦庄设立SMIC,投资规模为497亿元。该建设将分两个阶段进行规划,重点是生产28纳米及以上的集成电路,计划于2024年完成。

到目前为止,SMIC在上海、北京、天津和深圳都有芯片制造工厂。然而,它仍在圈地扩张,将数千亿资金投入新的土地。

不停的建设与当前全球的核心荒潮有关。从手机到汽车到视频监控,无论是先进技术还是成熟技术,几乎都面临着全面的核心缺失。一位知情人士告诉AI财经,SMIC目前产能已满。

但是工厂能不能运营,还是设备的核心。全球化和本土化是国内半导体产业发展的两条腿。中国一位资深半导体人士认为,过去中国的芯片厂商习惯进口设备来维持现状,是因为进口设备的持续供应。但随着外部环境越来越不确定,整个行业都感受到了危机,这也是半导体设备国产化的好时机。

一家上市半导体设备公司的董事长告诉AI财经,像SMIC和长信这样的芯片制造商现在不仅是国内设备的供应商,也是战略合作伙伴。

一位前SMIC人告诉AI财经,SMIC对国产设备的态度是相当欢迎的,“能用就能用”。他透露,在一些生产线和工艺中,国产设备的比例甚至可以达到20%到30%,而且“北京的创新中心也做了一些支持国产设备的工作”。

他说的“北京创新中心”,其实就是北方IC创新中心。SMIC北方全资子公司北方集成电路创新中心成立于2017年9月,是产业链本地化的重要里程碑。2019年底,SMIC和亦庄国投分别增资9900万元和5000万元。SMIC表示,增资将有助于合资公司和产业链企业从事相关业务,构建以北京为中心的集成电路产业生态系统,提高集团生产线的效率,降低生产线的建设和运营成本。

目前国内能做的就是对精度要求不高的环节,比如扩散炉、清洗机等。在先进技术方面,TSMC 5纳米生产线采用了上海中威蚀刻机,是国内唯一在先进技术上取得突破的设备。

去年,在的一次在线交流会议上,国内主要半导体设备企业北方华创总裁兼CEO赵透露,北方华创在8英寸生产线上拥有30多种设备,12英寸65纳米、55纳米和40纳米设备也在生产线上。他还说,从工艺上来说,一条生产线有400-500道工序,现在国内厂商在某道工序上已经实现了30%-50%的份额,但是设备类别比例较低,需要跨越门槛。

上述上市公司董事长也表示,国产设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逐步完成知识产权自主、验证期、制造自主、供应链自主等阶段。

“以前国产设备最难的就是敲敲门,让客户给你一个尝试的机会。现在,在这样的背景下,这并不是最难的事情,SMIC有很强的需求。目前,如果你能以真正的专业能力为用户提供真正能在性能方面媲美国际厂商的设备,你就能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取得长足的进步。”他认为,2021年和2022年,本地设备的市场份额将大幅增加。

“不要抱有任何幻想,还是努力拉起国产装备吧。”一位资深人士告诉AI财经新闻社。而且因为落后,这个过程会充满艰辛和挑战。

(文中张玲和王成为假名)

这篇文章最初是由《财经天下周刊》的一个账号AI金融社制作的。未经允许,请勿通过任何渠道或平台转载。违者必究。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