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网 > 情感 > 精彩单身 > > 正文

女生两腿中间被同桌摸出水 他的手指慢慢探入拨弄着花瓣

时间:2019-08-11 22:53:49来源:http://www.zcyyks.cn/作者:健康网
35450

  女生两腿中间被同桌摸出水 他的手指慢慢探入拨弄着花瓣

  任冉一个人坐在餐桌旁,摇摇晃晃地往喉咙里灌进最后一口啤酒。她凌乱着头发,通红的眼睛里散发着呆滞的光,空酒瓶上倒映着城市夜里的红绿繁华。

  “什么中考啊,高考啊,都没拆了我们……为什么都……抵不过大学一年里的……”任冉打着嗝,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泪如断珠。如她所言,她是被处了那么久的男朋友甩了。“六年,滚吧。”她发完这条朋友圈,使劲按下关机键。

  晚上快十点了,还没封寝。任冉跌跌撞撞地跑回学校。正值元旦,学校放了个小长假,大部分人都回家了,她的家离大学所在的城市很远,寝室里就她自己留了下来。

  任冉迷迷糊糊地打开一扇寝室楼门就进去了,宿管的人在玩手机也没注意谁进来。

  她还有点意识,知道自己是在413寝室住。她爬上四楼,朦胧中看到了“413”字样,就推门而入。

  白舒早早地把床头的台灯关了准备睡觉,他是大三的,要考研了,也就没回家,明天要早起看书的。每天都是寝室老三锁门,今天他们都不在,白舒也忘了锁门这件事。

  谁知大半夜突然闯进了个人。

  白舒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只见那个人进来后就瘫坐在地上不动了,口齿不清地念叨着:“为什么……为什么……”说着说着就爬上了白舒的床。

  白舒惊得闭不上嘴,他感觉全身的气血都在往头上涌,毕竟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面对口中轻喃、吐气灼热、一身酒气并且衣衫微乱的姑娘爬上他的床,他做不到气定神闲。

  白舒平时很儒雅,学习成绩好,也深受老师家长们的喜爱,但他过于内向,不苟言笑,所以女孩子们只敬他,却离他远远的。

  此刻,他却顿生邪念。寝室里又没有别人,他一时间不想考虑所有后果,伸手就去脱任冉本来就乱了的衣服。

  这一伸手任冉便有些察觉,意识到危机,马上大喊救命,白舒拼命捂住任冉的嘴,本来元旦回家的人就多,任冉的呼救别人听不到。

  突然,任冉在慌乱中摸到了白舒床头的台灯,她抓住台灯往寝室门上用力砸去,这一声响也许就是绝望中的希望呢?

  钱朗刚打完一把游戏,准备上完厕所回来睡觉,恰巧他的寝室也只剩他一个人了。他走在走廊里,突然听见这间寝室门“咣”响了一声,隐隐有女生的呼救声,他瞬间踹开门,发现任冉正在拼命反抗。

  钱朗二话没说,上去就把白舒揪了下来,狠狠地闷了他一拳:“什么货色!真给我们学校丢脸!”说完,抱起任冉就走了。

  任冉在钱朗怀中很不老实,还大叫“流氓”。

  钱朗没好气儿地低声骂着:“叫什么叫!你想让全宿舍楼的男生都知道你吗?你名声不要了!”

  任冉还醉着,哪里能听懂这些话,还要继续喊。

  钱朗双手抱着她,腾不出手来堵住她的嘴,可是他真的不想让全楼的男生看这个女孩子的笑话。

  嗯,他的确想到了用嘴堵住她的叫声,但是他想了想,俯下身去,还是用脸堵住了任冉的嘴,而任冉,也是真的咬了下去。

  他疼得咬紧了牙,却愣是没叫出一声。“我他娘的真是倒了血霉了。”钱朗小声念叨。

  好在很快到了钱朗的寝室,钱朗轻轻地将她放在自己的床上,替她盖好被子,准备去回家的舍友的床上睡一晚。这时,任冉又犯了迷糊劲儿,抓着钱朗的衣领,把他拽到床上,带着一丝柔软和卫屈地说:“你别走了嘛,你别走好不好,睡就睡有什么大不了的。”说着就往下扯自己的外衣。

  钱朗慌忙地按住任冉的手,把解开的两颗扣子又给她系上了:“你有毛病吧!一个女孩子要不要脸啊!”

  “我要脸,你就不要我了。”任冉开始抽搭,把刚系上的两颗扣又解开了。钱朗看清了眼前这个姑娘,醉醺醺的,泛着光泽的脸蛋红扑扑的,在酒精的作用下,她的双眼愈发迷离,领口处的锁骨皙白如脂,锁骨下的胸脯一起一伏。

  他的喉结蠕动一下,起身便掀起被子重新把任冉盖上:“别扯没用的!睡觉!”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钱朗情急之下,以最快的速度把任冉扶坐起来,用被子把她全身蒙住,打开手机找好他备着的文件,才把门打开。

  打开门后,钱朗就慵懒地倚着他的被子以及被子里的任冉,非常漫不经心地刷着手机。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网站地图关于健康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健康网
http://www.zcyyks.cn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